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要沟通整理不协调的风险企业和大企业政策
상태바
要沟通整理不协调的风险企业和大企业政策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3.05.16 12:5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昨天政府推出的风险·创业对策算是为创造经济开了路。过去,出口大企业的规模虽然逐渐变大,但雇佣吸收力却并不理想。当下现实是,如果想要创造经济和创造就业岗位两者兼得,除了搞活风险事业以外没有其他对策。此次对策成为了把“创业-增长-回收”的风险生态界全过程组合在一起的综合礼物套餐也是因为有政府强力的意志做后盾。风险业界一直不断要求的放宽管制得到一次性实现,看来首先风险生态界固有的瓶颈将会大大缓和。

对技术革新型收购兼并(M&A)给予法人税和赠送税优惠,提高对天使(angel)投资的收入提成限度算得上是将融资中心的风险资金调配线路转换成投资中心的措施。新设比KOSDAQ更自由的第三股市KONEX也是有意义的试验。以政府主导筹备5000亿韩元规模的“未来创造基金”和2万5000亿韩元规模的增长阶梯基金具有很强的打开已严重堵塞的财路的引水性质。

问题是事实上政府主导的风险·创业政策很少有成功的先例。金融风暴以后得益于很多风险政策,韩国风险企业将近3万家,但98%都只是依赖政策基金或贷款保证生存的“空壳风险”。获得政府支援后销售减少或关门的情况比比皆是。反而在风险泡沫破灭后成功的案例大部分都是自己积极谋求生存的企业。以色列和美国的风险生态界开始变得丰盛也是因为政府最大限度克制介入,顺利通过市场优胜劣汰。

如果想要风险政策成功,在进行制度整备的同时改变社会氛围也很重要。反正风险·创业的关键也是人。在像现在这样优秀人才只是想要找稳定职业的社会氛围里,无论推出什么样的对策都没用。为使以创意和热情来武装的年轻人们能更加果敢地进行挑战,要从入口战略开始整理。更重要的是要容许广泛的出口战略。美国和以色列风险资金的主要回收市场不是股票上市,而是兼并收购。与此相比,韩国社会在大企业收购风险企业时会称其为强占经营或技术剥削,表现出过敏反应。政府一方面以经济民主化来管制大企业的投资,另一方面却期待通过兼并收购实现生态界良性循环,这本身就矛盾。

其间风险业界逐渐荒废不是因为没有政策,而是因为风险政策被歪曲了。最好的做法是集中在税金方面的政府支援要停留在最初级的阶段,剩下的要交给市场的自律。最重要的是风险政策要从长期着眼。朴槿惠政府可能想在执政5年内刮起风险·创业风,像美国硅谷那样将此作为创作经济的动力。但如果侧重“临时效应”就只能招来风险投机或是生态界变质。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将社会氛围转变为鼓励风险·创业,先沟通整理彼此冲突的风险·大企业政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