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1日 (星期五)
美国协商派与新保守派的朝核论战
상태바
美国协商派与新保守派的朝核论战
  • 朴承熙 驻华盛顿记者
  • 上传 2013.02.21 10:5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纽约时报》2月19日在读者栏刊载了一篇吸引眼球的文章,这篇标题为《致编辑,对付朝鲜》的文章对《纽约时报》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之后于2月13日发布的社论中表示“2008年朝鲜曾自发停止核项目”的说法表示了反驳。

文章的作者是前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太助理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R. Hill)与前任白宫国家安全保障委员会(NSC)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局长兼乔治城大学教授维克多·车(Victor Cha)。在以两人名义共同发布的这篇文章中写道“2008年朝鲜中断核项目不是出自平壤的善意,而是(乔治)布什政府四年间冷静谈判的结果”,并表示“2005年和2007年通过六方会谈协议,美国使朝鲜停止了宁边的核设施”,“奥巴马总统也对布什政府时期取得的这一成果表示了赞赏”。

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过了一周之后,美国内部正不断出现对过去对朝政策进行评价和自省的言论。

代表保守强硬派的新保守主义(neocons)的声音尤其响亮。他们表示“美国的对朝政策已经失败,现在是时候采取新的手段了”,提出了从朝鲜内部政权更替的“Regime Change”到军事制裁等的多种措施。

乔治·W·布什政府时期的鹰派代表人物、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2月14日(当地时间)接受保守倾向的网络媒体“The Daily Caller”采访时表示“阻止朝鲜核威胁的方法只有韩半岛的统一”,“终止朝鲜政权是唯一的方法”。曾任美国前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的国家安保辅佐官的斯蒂夫·叶慈(音)也表示“制裁和谈判已经不起作用了”,“朝鲜领导集团一心拥核的本质以后也不会改变”。

新保守派将朝鲜核问题与伊朗核问题联系起来,对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进行了大规模的批判。博尔顿前大使表示“总统相信可以与伊朗就核问题进行协商,本身就是错误地想法”,“那只是理论而已”。

被划归对朝协商派的人士则纷纷对新保守派的主张进行了反驳。希尔助理国务卿表示“美朝会谈与六方会谈的朝鲜政策起到了使朝鲜暂停核开发的作用”,认为“并不是政策的错误”。维克多·车教授也指出“等现在的危机局面稍微缓解,必然还是需要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

但是,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这一事实面前,对朝协商派的声音并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就连曾在1994年主导达成日内瓦协议的美国前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罗伯特·格鲁奇(Robert Gallucci)也承认“无论是包容政策还是封锁政策,过去20年间的对朝政策并未能减轻朝鲜的核威胁”。

问题在于,如何能阻止朝鲜不断发展的核威胁。这是新保守派和协商派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

新保守派理论家、曾在1999年出版《朝鲜的结局》一书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EI)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强调“应该使与朝鲜接壤的中国感到威胁,并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博尔顿前大使也主张“当务之急是让中国的年龄领导层认识到,朝核威胁也是自己的问题”。也就是一种“中国杠杆论”。

维克多·车教授表示“应该让中国认识到,韩半岛统一符合中国利益,而且走进韩国比接近朝鲜更能为中国带来利益”。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