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4日 (周日)
可以长期持续的对朝政策
상태바
可以长期持续的对朝政策
  • 康英镇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3.01.18 15: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众说纷纭的大选结束后,新政府正忙着准备上台。现在还有不少决定胜负的“50多岁革命”余震。但比起沉浸在过去的事情上,面向未来制定计划和进行实践则更为急迫。现在是要恢复好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那样变得无力的国家元气的时候。新政府的新政策已经在各种领域初现轮廓了。笔者比较关心的是对朝政策,“通过韩半岛信赖程序使朝韩关系正常化”的朴槿惠当选人的承诺今后要如何展开呢?

朴当选人的对朝政策方向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那样与现政府的政策有很大不同。朴当选人一直明确表示没有意向去持续那些最重视解决核问题并使其他对朝关系悬案都服从这个主题的政策。显然,她也不是因此就打算恢复金大中和卢武铉总统时期的政策。大体来看,她的意思就是将采取吸收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总统三个政府的对朝政策长处并减少其短处的方式。

笔者认为当选人的这种立场符合时代要求。因为在国民中间持续扩散着渴求这样政策的氛围。特别是在朝鲜问题专家们中间,从2~3年前开始缩小保守和进步势力间隙的对朝政策是重要核心的声音越来越高。而且他们也提出了相当多的新对策。下面来看一下这中间囊括所有朝韩关系悬案,提出系统且综合的政策方向和手段的事例。

笔者记得的第一个事例就是首尔大学教授河英善和梨花女大教授曹东昊2010年11月共同编纂的《朝鲜2032-向着先进化的共同进化战略》(东亚研究院)。这是从2008年开始历时将近3年、由6名学者讨论编纂的书。该书囊括了朝鲜为实现先进化而需要的发展战略。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该书从朝鲜立场上推测可行的政策方向,提出了韩国等相关国家为此应采取的对策。

但是并不是说因此就采取所谓的“内在接近法”。反而是假定2032年左右朝鲜会成为怎样的国家,在向着这个目标变化的过程中摸索需要的战略和政策。特别是“朝鲜的变化不是只有朝鲜一个国家的变化就能完成的,还需要周边国家的共同进化(coevolution)才能实现”这个视角比较独特。

曹东昊教授也出于类似的考虑,于去年10月编纂了一本名为《为共同进化的朝韩经济合作战略-保守和进步势力要一起思考》(东亚研究院)。该书就与朝韩经济合作相关的多种悬案,汇聚了带有保守和进步立场的8位学者,共同商讨制定了对策。与前面提到的那本书是从宏观角度上提出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人权领域的大方向相比,这本书囊括了与经济合作相关的具体悬案对策。

去年12月统一研究院发行的名为《2000年代对朝政策评价和对策:同时并行良性循环模型的原则和课题》的书非常值得关注。在统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朴钟喆的领导下,5位研究员历经一年的“无数次”讨论,准备了对朝政策方向和对策。研究员们的问题意识集中在讨论金大中·卢武铉政府的“阳光政策”和李明博政府的对朝政府各自所具有的优点和局限性,然后提出只吸取各自优点的系统的政策方向上。该书还主张为克服“阳光”和“压迫”所具有的局限性,要用相同比重推进所有政策目标,构建可收到相互补充效应的良性循环结构。

此外还有像Nanam出版社最近出版的《韩国的外交安保之谜》(郑德龟•张达重)之类的研究书。

这些书都是专业书籍,对一般读者来说可能会有负担。但其中不乏包括解决核问题在内的对朝关系的稳定发展可能会成为“韩国新飞跃”的决定性契机的见解。为此,要有就算政权交替也能持续的系统且综合的对朝政策。而制定这样的政策如果没有国民的支持是行不通的。这就是笔者为什么要强力推荐大家去读这些晦涩难懂的书的原因。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