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4日 (周日)
虾米、海豚,和朴槿惠外交
상태바
虾米、海豚,和朴槿惠外交
  • 南祯镐 巡回特派员•全球合作担当
  • 上传 2013.01.14 14:3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月17日在首尔一家酒店中即将举办一个看似常见但绝对不寻常的聚会。这就是200多名韩国国内企业家和驻首尔的中国·日本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参与的三国企业新年交流会。将会欢声笑语,把酒言欢。这是非常普通的新年景象,唯一的特别之处是这个聚会的开始。

去年11月因尖阁列岛(中国名“钓鱼岛”)领土纠纷,中日关系极度恶化。在中国展开了大规模的反日示威游行,日本的商店和公司也遭到袭击。不仅是政府间的交流渠道,就连两国间的贸易往来也一度降到冰点。

此时,位于首尔的韩中日合作事务局接到了中国方面的提案。该提案要求举办中日企业家之间交流的场合。这是中国在拜托韩国打破中日两国间的僵局。

这要是在以前会显得很荒唐。韩国只是受周边强国的欺压,根本没有能力介入这些强国之间的纷争。韩国只是“鲸战虾死(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意同)”的受害者,这是韩国悲痛的自画像。韩国饱受折磨,“韩国虾米论”甚至登上了外媒和美国教科书上。要不然热血青年团体“VANK”怎么会奔走呼吁“韩国不是虾米”,开展改善韩国形象的运动呢?

就是在这样的叹息中韩国国力在悄然茁壮成长。随之,人们的视线也开始逐渐发生变化。2006年潘基文当选为联合国秘书长就是一个重大的契机。当时驰骋纽约外交界的驻联合国大使崔英镇(现驻美大使)如此说道,“如果说韩国以前是虾米,那么现在感觉是龙虾”。

7年之后的现在,韩国已经从龙虾进化到能在鲸鱼之间来回游泳的海豚。最近去了一趟国际会议的人都这么觉得。在会议上无聊困顿的人们一听到韩国,立马就会竖起耳朵。

在世界经济萧条中取得不错的经济成绩的三星·现代的成功,再加上韩流、金妍儿、鸟叔等取得令世人惊讶成果的国家不正是韩国吗?现在即使出现“三星和苹果大战,日本企业鲸战虾死”的报道,人们也不会觉得奇怪。

朴槿惠当选人的“中坚国外交论”也似乎是建立在这样的自信感上的。韩国也要堂堂正正地以中坚国的身份为国际社会做贡献。实际上,中坚国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概念。16世纪意大利政治家焦白尼·宝泰罗(音)就将所有的国家分为帝国、中坚国、小国。“不需要他国帮助也能拥有独自国力的国家”是他对中坚国的定义。

使“中坚国”这个词在二战后再次登场的是加拿大。前总理Louis Saint-Laurent主张“只有既不是拥有多种利害关系的强国也不是没有力量的弱国的中坚国才能解决国际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共识。1956年苏伊士运河纠纷爆发后立即提出创建联合国维和部队提案的也是加拿大。因此,当时的外交部长Lester Pearson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那么,作为中坚国的韩国要做什么呢?专家们的提案是首先扮演引导强国间的沟通和妥协的“桥梁国家”的角色。据悉,最近中日两国向韩国求助的情况很频繁。韩中日自由贸易协定就是很好的证明。据说积极的日本邀请韩国说服正在犹豫不决的中国。

接下来韩国要向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知识。这些国家将韩国的成功认为是治理和剔除腐败的胜利。前任总统们站在法庭上对韩国人来说是奇耻大辱,但对这些国家的人来说却是法律制度的公正严明的象征。因此,每年有4000人以上的发展中国家官员们来韩访问学习。

此外,韩国要警戒的就是过度贪心。卢武铉总统上台第一年的2003年就提出“东南亚均衡者论”。这是要在美中两国间起到势力均衡轴角色的宣言。虽然精神可嘉,但力量还远远不够。均衡者外交是什么呢?这是19世纪最强的英国实行的政策。当时英国以强大的海军力量为杠杆,如果看到欧洲列强哪一方渐强就与其反对方携手找回地区间的平衡。而最近在西欧学界将试图阻挡超强大国美国扩张的俄罗斯·中国之类的反美势力叫做均衡者。因此,卢前总统的这个论调最终只能被误会或嘲笑。

但幸运的是羞人的经验也能带来很好的教训。这个教训就是在制定外交政策时要认真思考,不能过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