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周二)
奥巴马对朝政策的变化与韩国的对应
상태바
奥巴马对朝政策的变化与韩国的对应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8.11.10 07: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奥巴马当选总统对于韩国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因为如果他新的思考在对外政策上得以实现的话,世界政治和韩半岛的格局将会发生巨大变化。问题在于韩国为了达成韩半岛和平的目标,是借助变化的浪潮占据主导,还是彷徨失措受制于人。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美国的政治领导人相信美国肩负着向世界传播民主主义和自由价值的特殊使命。只是在达成使命的方法上,双方产生了分歧。

共和党的布什政府喜欢实际运用美国拥有的强大力量。可是当选人奥巴马则重视实用外交,认为外交和经济援助更为重要,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才使用军事力量等暴力手段,以及强调道德榜样、美国式价值的力量,使用所谓的“软力量”。

奥巴马不是像麦凯恩那样在冷战时期获得政治成长的人。他参加了20世纪80年代南非反种族歧视运动,开始注视政治和外交问题。目睹了80年代后期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发生的市民运动和体制转换,相信集中个人力量可以带来政治和社会性的变化。他相信发展中国家的低发展是混乱的根本原因,通过协商和经济开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安保问题。

因为这样的基本性外交哲学,估计美国的对朝政策也将发生不小的变化。当然奥巴马政府将维持六方会谈多边协商框架,可重要的是看待朝核问题的视角将发生变化。共和党政府只将朝鲜的核开发视作安保问题停留在问题本身,不太关心促使朝鲜核开发的原因。可是奥巴马政府承认朝鲜的核开发是朝鲜自身缺乏安全感在外交上受到孤立而造成的,预计将向减轻朝鲜负担的方向转变政策。

共和党布什政府将与朝鲜建交视作朝鲜弃核后提供的补偿,可是奥巴马政府可能将此用作朝鲜实际履行无核化约定的对朝奖励。例如可能将在朝美建立外交关系前设立联络办公室作为朝方履行无核化的奖励。因为如果按照与奥巴马关系亲密的上院议员卢格提出的纳恩-卢格方式来销毁核武器,仅凭现在的“纽约渠道”难以进行相互沟通。

共和党政府存在忽视对朝经济性干预带来的肯定性效果的倾向,可是奥巴马政府可能认为深化对朝经济社会交流将会对增加美国对朝影响力行使的渠道和手段,从而对人权问题等其它对朝政策目标的实现起到帮助。恐怕不仅在朝鲜核问题上,而且在总括经济、导弹、人权、外交问题等各种未能解决的争端的总体规划中也将包含这些变化,还有可能试图将其与六方会谈的框架相连接而实行下去。

问题是美国试图采取比过去更加积极的态度来解决朝核问题时,韩国政府的立场。个人希望韩国政府不要抗拒这样的潮流,反而要领先一步采取主动。奥巴马将朝核问题视为直接关系到美国安保的问题,抨击布什政府的无对话、不干涉对朝政策是让朝鲜核弹头保有量增多的失败政策。因此就算韩国或者日本反对,奥巴马也很可能会强力推行自己的主张。如果这样,希望过去金泳三•克林顿政府在对朝协商上的纠纷和混乱不要重演。

可是最终重要的是韩国国内的政治问题。我们必须平息左右两派的同室操戈,主导新的讨论,同时需要包容所有政派和国民的团结领导力。原封不动地接受美国和世界政治的变化,翩然超越现有的固定观念,迫切需要可以应对的灵活领导力。能够将美国大选结果活用为实现韩国民主史夙愿的契机。

尹永宽 首尔大学国际政治学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