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善良的朝韩首脑会谈
상태바
善良的朝韩首脑会谈
  • 李永钟 政治部门次长
  • 上传 2013.01.04 15: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金大中政府任期最后一年——2002年的3月26日,一家早报大样的头版上登着来自华盛顿的一则头条新闻,《现代集团向朝鲜提供4亿美元秘密资金》。这则消息虽然在政府当局和媒体之间掀起轩然大波,但青瓦台核心人员却对此予以否认,称“这是布什政府强硬派散播的荒诞谣言”。作为消息来源的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RS)报告书的作者尼克希(Larry Niksch)研究员突然被韩国政府定为首要回避人物。但很快,在6个月之后的国会政务委员会国政监查会议上,对朝汇款的具体状况被曝光。卢武铉政府一上台就同意了汇款特别调查。宋斗焕特检组得出的结论是,一笔数额为4亿5000万美元的汇款与首脑会谈有关。“历史上首次朝韩首脑会谈”被蒙上了黑金交易的污名。

10年之后,当时的政府高层人士来到了青瓦台记者室。他说进入李明博政府后为推进与朝鲜进行首脑会谈,自己曾进行过多次接触,并公开称“朝鲜要求大米和肥料等总价值高达5亿~6亿美元的物品支援”。他说,因韩国未接受该提议,2010年3月朝鲜随即挑起了天安舰事件。随着朝鲜暴露出黑手,首脑会谈秘密接触的谜团也有相当一部分逐渐被解开。这么以来,我们也大概能推测出前年6月朝鲜国防委员会声称韩方在秘密接触时曾想给朝方红包,急着转嫁责任的原因。

两政府的对朝接近法有着明显差别。实施阳光政策的金大中政府的对朝怀柔路线引起“无限施予”的争论,而标榜原则性对朝政策的李明博政府招致了“破环朝韩关系”的非难。虽然挥起了汇款特检这把利刃,但卢武铉政府还是更接近金大中。10·4宣言包含了开城~新义州铁路保修等将会耗费高额国民税金的对朝基础设施支援事项。事实上,有人指责韩国政府提供数十亿美元物品的承诺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

但两个政府也有共同点:他们都免不了首脑会谈的甜蜜诱惑。2009年8月,对来到首尔的朝鲜金大中吊丧团的首脑会谈提案,李明博政府的实际权力人物去了新加坡(与其进行秘密会谈)。金大中还曾经历过因延迟汇款遭到朝鲜单方推迟一天会谈日期的侮辱。卢武铉政府时期相关核心人员透露道“虽然有很多人反对距大选还剩两个月的最后的首脑会谈,但是卢前总统最终还是被‘永垂史册’的话说服而举行了会谈”。

朴槿惠当选人在还是候选人的时候曾表示“如果是为朝韩关系发展,我会与朝鲜领导人会谈”。虽然存在担心朝方火箭发射和追加核试验这一变数,但她似乎预见了与金正恩的会面。首位韩国女总统会见比自己小32岁的朝鲜领导人,这是世界性的大事件。朝韩体制竞争的主角朴正熙总统的女儿和金日成的孙子相遇,这极具象征意义。

但在对朝问题方面,比起总论或象征,有不少应用细节决定成败的地方。特别是首脑会谈需要严密的准备。在此,笔者希望政府能取出被重重封锁在秘密中的首脑会谈对话录,品读金大中、卢武铉、金正日三人的心声。希望政府能在这里吸取教训,描绘出能真正留在历史上的“善良的朝韩首脑会谈”蓝图。这一决断需要朴当选人来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