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5日 (周日)
让我们成为新亚洲时代的中心国家
상태바
让我们成为新亚洲时代的中心国家
  • 李永钟 记者
  • 上传 2013.01.04 10: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卢武铉前总统任期第一年的2003年。8·15贺词要旨压缩成了一句话。

“请不要再次上演就在强国夹缝中依靠哪一方而分派斗争最终受侮辱的历史。”

同时,卢前总统还提出了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掌握决定票的所谓“东北亚平衡者”论。但他的“东北亚平衡者论”很快就从外交安保政策目录中消失了,因为人们评价这是无视韩国外交力量的非现实构想。

这虽是10年前的事情,但即将上台的朴槿惠政府应将此事作为反面教材。韩国掌握外交安保的“主控权”和“过度贪婪”并不相同。

专家们把新总统应纳入执政蓝图的三大生存战略定为“和平、安定、信赖”。延世大学教授文正仁表示“纠纷和矛盾破坏所有的东西”,“如果和平受到威胁,增长、分配、福利争论等问题都是次要的”。

因奥巴马领导的第二期美国政府和习近平领导的中国等一系列政权交替,韩半岛和东亚局势变得紧张起来了。迎来执政第二年的朝鲜金正恩体制继发射火箭以后,又准备打出追加核试验这张牌。

韩、中、日三国之间领土纠纷现在正愈演愈烈。预计上个月26日上台的安倍晋三内阁围绕着尖阁列岛(中国名“钓鱼岛”)在新的一年里也会与中国不断摩擦。去年8月因李明博总统访问独岛而引发的韩日两国间不和谐之音目前也很难找到突破口。

因此,朴槿惠当选人宣誓就职后要面对的第一个课题也很有可能是外交安保和朝鲜问题。

朴当选人方面的前国民幸福委员会外交统一促进团长尹炳世预测道“最近10多年致力于朝核问题的韩、中、日三国现在还遇到了领土纠纷”,“特别是韩日问题将会是最难的外交悬案”。

有人指出,越是这种时候,以“信赖”为基础的“安定”越迫切。朴当选人也表露出将会在执政计划中通过“韩半岛信赖历程”推进“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的意思。她在大选期间推出的外交政策透露出这样一种信息,那就是尤其是营造与美中两国之间和谐的合作关系是实现韩半岛以及东亚和平所必须的。此外,扩大与东盟(ASEAN)和印度·澳大利亚等南方发展起来的经济圈的战略伙伴关系的预想也包含在构想中。

美国外交协会(CFR)高级研究员斯科特·思尼德(Scott Snyder)强调称“朴当选人为缓和区域内竞争,不但要保持与美国的合作关系,还要寻求与中国的关系发展”,“与亚洲主要国家的外交、经济、安保合作也很重要”。但在美中两国的夹缝和亚洲主要国家交织的利害关系网里,追求“和谐的国家利益”是个难题。国立外交院教授田奉根建言道“从我们的力量来看,像调和外交这样发挥力量的方法并不简单”,“但在交通、环境、能源之类的议题上,我们能在主要国家间构建网络,发出主导声音”。也就是说,通过去年举办核安全峰会等“提供场所”的架桥外交作用,韩国非常有可能发挥亚洲国家的“枢纽”机能。

田教授强调称“G2虽然是大国,但最近都在困境中挣扎”,“如果我们拿出为亚洲发展的资产,并且联合国等国际社会也在背后推我们一把,韩国就能成为亚洲时代的先导国”。朴当选人提出的应对即将来临的世界经济危机议题的强化东亚金融安全网也作为一个方案提出讨论。

如何说服虽标榜“战略合作伙伴”但在对朝制裁时却一直维护朝鲜的中国,这也是困难重重的课题。统一部部长柳佑益最近强调韩国主导的统一,同时提出了将“统一(Unification)”和“主导(Initiative)”合在一起的“统一主导”概念。他强调“为构建朝韩统一基础如何说服中国乃是一大课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