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7日 (周二)
关注“克里效应”
상태바
关注“克里效应”
  • 裴明福 评论委员•巡回特派员
  • 上传 2013.01.03 14: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某种意义上,他为了这个位子准备了一生。”上个月月末,美国总统奥巴马钦点参议院外交委员长约翰·克里(John Kerry,69岁)为希拉里国务卿的接班人时如是说道。他还说道是不需要“现场实习(OJT)”的“完美的选择”。奥巴马的赞赏并不是什么华丽的修辞(rhetoric)。克里从1985年当选参议院议员(马萨诸塞州)的27年以来一直在外交委员会中活动,从6年前开始担任委员长。他是具有外交方面的丰富经验、卓越的见识、华丽人脉的三大要素的“预备国务卿”。

克里是奥巴马的恩人。克里在2004年民主党全党大会上提拔了当时默默无闻任参议院议员(伊利诺伊州)的奥巴马,创造了一个现代版“灰姑娘”的故事。在选出大选候选人的该全党大会上,克里给了奥巴马一个赞助演说的机会。而正是因为这个全美现场直播的演说,奥巴马一跃成为国民明星。此外,在奥巴马和希拉里交锋的2008年民主党大选候选人的竞选中,克里也支持奥巴马。

去年大选前,克里在外交·安保领域的电视讨论彩排中扮演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的角色,狠批奥巴马。完美扮演共和党候选人的克里甚至有些过分地压迫奥巴马。奥巴马钦点他为国务卿候选人时还开玩笑说“我不想和你讨论,而想和你一起共事”。克里忠于陪练角色,甚至可以开玩笑说“如果想要跳出共和党的(思考)系统,就得来一次‘跳大神(驱邪)’”。

克里出身于典型的美国东部地区名门望族,私立寄宿学校毕业后到在耶鲁大学主攻国际政治。他还作为海军军官参加越南战争,虽然被授予银星军功章,但在退役后却变身成了反战运动家。他主导“反战越南退伍军人(VVAW)”聚会,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还告发美军肆意妄为的战争犯罪。他既是富裕的犹太裔家门出身的虔诚天主教信徒,同时也是赞成堕胎和同性结婚的“富裕的自由主义者(limousine liberal)”的象征。

他不赞同美国的片面外交路线。他相信,为了国家安保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但使用武力是所有外交努力都告失败的情况下才能采取的最后选择。而且他还主张即使使用武力,也要与同盟国和国际社会紧密合作。他一方面赞同取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和为驱逐萨达姆后人的对伊拉克的打击行动,而另一方面却反对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独自用武力进行干涉的方式。作为奥巴马第二期政府的外交部长,克里在对朝政策上会持什么样的立场呢?

克里一贯主张朝美两国直接对话。2004年大选候选人时期,他在《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中曾表示“如果我当选总统,为解决核问题,不仅与朝鲜进行双方会谈,我还可以讨论用和平协定来代替停战协定和统一问题”。即使在奥巴马政府上台后,他的这个立场也没有多大变化。2011年6月,克里在投给《洛杉矶时报》的文章中主张称“对美国来说最好的对策就是将朝鲜拉到双方直接对话的轨道上”,“不采取行动只会令态势更加恶化”。他算是对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无视”政策持否定态度。而且他一直强调称人道主义的对朝支援应与政治分离。大家期待克里上台能给朝美关系和韩半岛局势带来正面影响也正是基于他的这种信念。

但因换了一个外交部长就说美国的对朝政策基调会全盘改变,这种期待有些牵强。再加上克里主张与盟国韩国的互助比朝美对话更重要,这一点与奥巴马并无二致。也就是说,只有韩国政府表示赞成,美国才能与朝鲜握手言和。最终,很快就会上台的朴槿惠政府的选择很重要。与李明博政府不同,如果朴槿惠政府试图与朝鲜对话并支持朝美对话,“克里效应”就能大放光彩了。

朝鲜的年轻领导人金正恩也在新年词中向韩国和美国伸出了橄榄枝。如果朝鲜克制第三轮核试验等附加挑衅,克里的上台就会成为同时启动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的引擎。“克里效应”可以说是取决于朝韩两位领导人的选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