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6月02日 (星期五)
方圆1公里100多家,大城市随处可见“性交易新城”
상태바
方圆1公里100多家,大城市随处可见“性交易新城”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2.12.03 15:3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今年是《性买卖特别法》生效的第8个年头。这期间,扫除性交易的情况如何呢?本报采访小组对韩国的卖淫实况进行了调查。采访结果显示,性交易范围不仅未缩小,反而正在隐秘地以多样的方式在各种场所扩散。本报将分两次对2012年大韩民国卖淫嫖娼的实态和存在的问题进行探究,并寻求对策。

11月2日晚,在光武州广域尚武地区的一个胡同里,停满了高级轿车。这些车辆正在将年轻女性拉至胡同各处的卡啦OK厅。车开到卡啦OK厅门前,2~3名被推测是女招待的女性就会下车,并进到里面去。

本报记者以这些车辆所停的场所为中心,确认了是否有可能发生性交易。在近1公里的街道上密集着200多家夜店。卡啦OK厅、恋歌厅、按摩室、出差房等。采访组确认了能否“出场”(性交易),其中有90%以上的场所可以。价格为每人15万~60万韩元左右。

这里在7~8年前还很冷清。据悉,当时约50个左右的夜店。但是2004年实行《性交易特别法》之后,反而得到了迅速发展,场所数量增加近4倍。性交易规模也进一步增大。一名皮条客说:“由于《性交易特别法》的出台,大仁洞等原有的红灯区缩小,尚武区成为光州新的娱乐区繁华起来。”

今年是实行《性交易特别法》的第8个年头。《性交易特别法》直接瞄准的是红灯区。实际上红灯区的确有小幅减少。据警察厅数据显示,2008年的全国31个红灯区截至今年8月25日减少到目前的25处。2010年,女性家族部委托首尔大学妇女研究所刊发的《2010性交易实态调查》显示,韩国卖淫市场交易规模据推测最大达8万7129亿韩元。其中,红灯区等在性交易聚集地形成交易的推定值为5765亿韩元(约占7%)。

但是卡啦OK厅、按摩室等娱乐业中进行的性交易一直在持续膨胀。据光州性交易受害咨询处“大姐家”透露,在光州尚武地区可进行性交易的场所从2009年的195个增至去年的228个。

其他地区情况也类似。本报对光州、首尔、釜山、蔚山的中心娱乐区进行了现场采访,包括光州尚武地区、三洞首尔驿山、釜山莲山交通枢纽区、蔚山三洞山等。这些地方是《性交易特别法》出台之后集中发展起来的所谓的“性交易新城”。11月2日至5日,本报对相关地区进行了采访,调查结果推定各相关地区的方圆1公里内有100多处可进行性交易的场所。也就是说大约每隔10米就分布着一家性交易场所。特别是这些“性交易新城”主要以卡啦OK厅与按摩行业的形式正在快速发展着。据女性家族部的《2010性交易实态调查》显示,卡啦OK厅等娱乐场所从2007年的2万8757个增加到2010年的3万1623个;按摩场所也从2007年的3360个到2010年增加到5271个。

特别是这些“性交易新城”分布在住宅区或学校附近。从光州尚武地区情况来看,大马路对面大规模的公寓园区鳞次栉比。过马路后,距小学学校仅190米而已。蔚山三山洞一带和釜山莲山交通枢纽区周围也与住宅区或公寓园区相邻。首尔驿三洞一带的性交易红灯区位于距初中、高中学校较近的地方。

最近,居住型写字楼中也正在暗地里经营着所谓“写字楼”。以被称为“室长”的性交易中介业主为男性顾客联系有卖淫女性居住写字房的方式进行。本报以网络和各种信息为基础进行调查,结果确认到仅在首尔就有71个的“写字楼房”正在营业。“写字房”主要位于围绕地铁站地区,依次为驿三站14处、江南站13处、宣陵站7处、弘益大学入口站4处、新论岘站2处等。

采访组于11月1日向某写字楼房间室长打电话寻问“是否可以进行性交易”。对方回答称“14万韩元将立即为您联络经纪人(卖淫女性)”。室长告诉了麻浦区的一家写字房的房间号。该写字楼是普通居民居住的地方,在2楼有儿童游乐室。

随着网络、智能手机等的发展,“在线卖淫”也正在扩散。多数情况为通过聊天等进行个人性交易。以2010年为基准,国内互联网性交易的规模约为1403亿韩元左右。实际上通过“Skout”、“kakao talk”等聊天程序进行联系,仅约20分钟就从女性那里得到了可以进行性交易的答复。

警察大学行政学系教授李雄赫(音)表示:“好像癌细胞侵蚀体内营养成分向全身扩散一样,性交易正在更广泛地侵入,甚至侵入住宅中心。”他还指出:“试图凭借《性买卖特别法》来解决性交易问题的政策性判断有欠成熟的一面。”韩国刑事政策研究院研究委员朴景来(音)说:“预防犯罪的第一项原则是应该使犯罪诱发地区与住宅地区一定要保持距离”,“一味集中于红灯区问题,最终连该原则都崩溃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