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6月05日 (星期一)
企业负债减半时,家庭负债增加四倍
상태바
企业负债减半时,家庭负债增加四倍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2.11.20 10:3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外汇危机后的15年,国家基础更为坚固了。1997年见底的外汇金库截至上月创历史最高纪录,达到了3234亿6000万美元,位列世界第七。去年的国债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4.0%,与经合组织(OECD)平均值(103%)相比的话仅为三分之一。

幸存的企业更加强大了。具有代表性的韩国企业竞争力气势冲天。在《财富》(Fortune)评选的全球五百强企业中,韩国企业占13个。外汇危机当时受到改善财务结构压力的三星电子击败苹果,占据全球手机市场第一位。现代汽车在欧洲市场的占有率增幅也高出德国和日本汽车品牌。

但是国民的生活更加艰难。中产阶层减少,贫困阶层大幅增加。虽然1995年收入是中等收入(收入排行中占中间的收入)50~150%的中产阶层占全体国民的75.3%,但是2010年仅为67.5%。而同期的贫困阶层也从7.7%增至12.5%。首尔大学社会福利学系教授安祥薰表示:“因为社会福利网和再就业项目不足,一旦在市场被淘汰,就沦落为贫困层的平民较多。”

生活在光州广域市阳山洞的白某(47岁)就是如此。他1997年从工作的中小建筑公司出来,因为公司遭遇了外汇危机的重大打击。两年里无所事事,1999年他开起了10坪左右的炸鸡店。2003年停业后剩下的就是信用卡债务3000万韩元和信用不良者的标签。一度打零工的他去年才开起了防水设备企业,目前还租住在公寓里。他表示:“只是15年前选错了首份工作,一辈子就这么窝囊吗?”,“回想起过去的15年,如同一场噩梦”。高丽大学李章赫(音)教授表示:“对以出口产业为主的企业来说,国家全力援助的不均衡成长结构在外汇危机之后反而更加强化”,“具有稳定工作和收入来源的人和其他人的差距拉大。”

家庭收入仍旧原地踏步,因为在全体经济中家庭的部分正在减少。反映物价的实质工资从1997年的221万8634韩元升至去年的273万4178韩元,仅上涨23.2%。2007年(297万1366韩元)之后,实质工资反而减少了20万韩元以上。以出口主导大企业为中心的增长政策、产业尖端化造成工作岗位减少被认为是其中的原因。为糕点企业代理店供货的金民朱(音,46岁)表示:“大型超市和连锁店企业包揽了糕点流通,我们的工作减少了很多”,“无论是10年前还是现在,一个月只能赚到150万到200万韩元”。高丽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金仑兑强调道:“发达国家集中政策增加就业,减少工资差距,而韩国只集中在保育政策”,“应当激励中小企业增加就业,加强自营业者的社会福利”。

空虚的福利安全网让家庭债务膨胀到历史最高水平,这与外汇危机以后企业强大相反。1998年183万亿韩元的家庭债务在今年6月底增至922万亿韩元。从2000年至2010年之间,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与负债率的比率从104.01%增至158.04%。韩华生命退休的研究所所长崔成焕(音)表示:“与国家负责福利而陷入财政危机的南欧国家相反,韩国将福利负担转嫁给家庭”,“只是做着一旦失业就难以再就业,所以就进入零售自营业,将退职金也败光的游戏。”韩国金融研究院研究委员徐槿宇表示:“应该给跌入谷底的平民发放福利基金,但是韩国式的平民政策却是援助平民金融,帮助其增加债务”,“吝啬国家财政,让信用不良者大量增加。”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