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奥巴马和习近平的合纵连横外交
상태바
奥巴马和习近平的合纵连横外交
  • 刘尚哲 中国专门记者
  • 上传 2012.11.14 14: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学者向美国外交官问道“美国总统一年中有几天在考虑韩国呢?”曾经担任乔治·W·布什政府韩国部课长的外交官回答道“哦,大概15天吧” 。

此次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亲信问中国怎么样,回答是“一个月左右”。这与一天里会多次考虑美国和中国而制订政策的韩国有不小的温度差异。

中国领导人其它时间在考虑什么呢?从中国学术界的关心焦点可以看出。其一致意见是“完全考虑大国关系”。

大国关系是大国家之间的关系。中国全力倾注在与美国的关系上。美国2010年宣布“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之后起,中国就在考虑如何设定与美国的关系。

这也是明日启程的习近平体系所遭遇的最大对外难题。习近平今年2月访美时曾提出过解决方法,这就是中美构建适应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新型大国关系所谓何物呢?这是与旧型大国关系相对而言的。就中国来说,过去百年里世界有三种大国关系,英美、美苏和美日关系。

英美关系由于语言和信仰等具有许多共同点,由英国至美国的权力移交没有问题。美苏关系展开了极度的理念对决,最终以苏联解体而落幕。美日关系由于日本未能具备完整的军事力而处于非正常状态。

中国表示中美不能沿袭上世纪的模式,需要新型大国关系。按照习近平解释,新型大国关系意为中美两国“相互尊重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心焦点”,“追求共同繁荣”。

美国2008年想以G2(Group of Two)概念来设定中美关系,这是美中两国领导世界的结构。中国极力否认,没有与美国并肩领导世界的想法,并称这样的思考本身就是“霸权”。

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提出C2来取而代之。C意为协作(Coordination)、联合(Cooperation)和共同体(Community)。中国提出C2意在突破历史上大国之间不得不冲突的西方传统逻辑,建设C2的新型大国关系。中国的主张中蕴含了战国时代合纵连横的思维。香港时事评论家石齐平如此强调道。

战国时代有“七雄”。最强大的秦国位于最西边的陕西,实力仅次于秦国的齐国位于最东边的山东,其余五国在两大强国之间由北向南纵向分布。

当时的思想家鬼谷子门下有两位徒弟。苏秦下山后联合除秦国之外的其余六国对抗秦国。连接南北,纵向联合,是为合纵。

张仪立即站了出来。为了秦国,他周游六国,引导秦国与六国形成个别同盟。秦国采取由东至西横向连接的方法,是为连横。连横成功后合纵瓦解,秦国其后各个击破,得以一统天下。

美国提出“重返亚洲”加强与韩日的同盟关系,在澳大利亚驻军,在菲律宾和新加坡寻找基地属于苏秦的合纵策略。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再度当选后的首站就是缅甸等亚洲国家。

中国与之相对的策略是什么呢?自然就是张仪采取的连横。中国向美国游说的新型大国关系就是想要打破“合纵”的21世纪版的“连横”策略的开始。

胡锦涛在今年5月北京举行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上强调地球充分具有容纳美中共同发展的空间。这就是为了打破由于中国崛起而必然导致与美国冲突的“中国威胁论”。

同时还引用晏然“为者常成,行者常至”的名言,敦促美国启程共同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为美中建交奠定基础的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论中国 (On China)》中曾经提出建设“美中太平洋共同体”,这与中国所谓的新型大国关系一脉相承。强调大国之间的合作,而不是冲突。

韩国必须注意的是所谓“新型大国关系”或者“太平洋共同体”都是从大国立场来说的策略,省略了对夹在大国之间的国家的照顾。

最终我们必须自寻生路。首先就是选拔具有利用美中合纵连横前景和能力的领导人。在所谓朴·文·安的三候选人身上,应该寻找是谁具有“韩国21世纪战国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