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无论谁当总统,都不应对韩美关系产生影响”
상태바
“无论谁当总统,都不应对韩美关系产生影响”
  • 整理=张世政•田秀镇•李殷朱 记者
  • 上传 2012.10.12 14: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0月10日,美国驻韩大使金成(52岁)于就任一周年之际在首尔贞洞美国驻韩大使官邸会见了本报大记者金永熙。主要谈到了韩美同盟、金正恩政权和朝核问题等。金大使强调“(美国和韩国大选的结果)无论谁入主青瓦台和白宫,都不应对韩美关系产生影响”。这位1882年韩美建交后时隔130年出现的首位韩裔美国大使于2011年11月赴任。

-到11月您就任就满1年了。已经完全适应了吗?

“韩国是个有趣的地方,但实在发生很多事,所以还没太适应下来。但是我已拥有了朋友,建立了一个大的交际圈。”

-您和家人用韩语交流吗?

“我夫人一直说韩语,跟女儿们也用韩语交流。我偶尔会说韩语,但读韩国报纸会花很长时间。”

-您作为一名非常成功的美籍韩裔驻韩大使,回到先祖的故乡感觉如何?

“我倍感光荣。我尊敬韩国,重视韩美关系,这一事实让我的特别感觉更加特别。”

-您有没有什么成功的秘诀传授给年轻人?

“因为美籍韩裔把我看成榜样,所以我自然非常谨慎。我没有如魔法般的成功秘诀,我觉得只是运气好,再加上我的性格很适合做外交官。我想给年轻人点意见,希望他们具备开放的姿态和全球化头脑。”

-作为一名美国大使,韩裔的背景会成为您的资产还是负担?

“我觉得是巨大的资产。”

-听说您最近见到了韩国歌手PSY(本名朴载相)?

“他非常机灵,才能非常出众。他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功,但非常谦虚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增进韩美间的理解和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听说您在积极地推进英语教师进修项目。

“聘请一些专业英语老师,就如何教好英语给韩国的英语老师一些指导意见。也有一个项目是约100名获得富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Grantee)的美国青年来到不是大城市的韩国乡村,体验一年的民宿生活,教授小学、初中、高中的学生英语。英语教师和获得奖学金的学生数有2161名。”

-从金正恩的领导风格和内容上看,好像和父亲金正日、爷爷金日成截然不同。您也感到吃惊吗?

“执政初期,很难充分了解到朝鲜会发生什么事,因此很难说平壤发生的事是对实际改革和变化真正的努力。我们希望金正恩能够认真地进行经济和政治改革,希望他不要挑衅,而是更加集中精力去关注朝鲜居民的民生问题。”

-金正恩和夫人一起观看了有米老鼠等迪斯尼角色登场的演出。从这能感知到朝鲜是在向韩国或者至少是美国接近吗?

“还没有看到朝鲜对于无核化问题展现真挚和真诚的具体做法,还应进一步观望。”

-奥巴马和米特·罗姆尼当选新总统各自对朝鲜的政策会如何?

“如论谁入主白宫,那几条原则也会继续适用。就朝鲜问题,我们会和韩国持续协商和协调,会继续聚焦朝鲜的无核化问题。”

-您认为2013年1月美国新总统就任之后美国和朝鲜谁会先采取行动?

“今年年初朝美签订了2·29协议,但因朝鲜发射了远程导弹,打破了约定,造成不能进行‘闰日协议’(Leap day deal)。我认为球踢给了朝鲜。为了取悦朝鲜人,为了会谈而会谈是不可行的。”

-您认为先恢复朝美关系正常化再并行无核化和和平条约讨论的方式不可取吗?

“朝鲜继续推进核项目,培养导弹能力,我们无法与介入各种恶行的朝鲜恢复正常化。在认真讨论朝美关系正常化之前,朝鲜应该开始处理我们所关心的问题。”

-韩日间的领土和慰安妇矛盾很深。您认为非常关注韩日美三国安保合作的美国会如何仲裁韩日矛盾?

“韩日两国都是美国最亲近的同盟和朋友。美国在领土问题上没有额外的立场。这是韩国和日本应该解决的问题。这并不是抹杀领土问题的重要性,我们鼓励韩日两国恢复友好关系。”

-您认为六方会谈已经宣告死亡了吗?

“如果想‘死亡’,需要6个当事国全部同意才行。(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决定那样。期间六方会谈是一条有用的对话通道。虽然我没对六方会谈下达死亡宣告,但是比起我们都跑到中国去促进痛苦而低效的程序,重启为了取得成果的会谈才是最重要的。”

-您认为六方会谈是唯一的舞台吗?

“这是一条可行的对话渠道。我认为韩朝双边对话非常重要和有效。朝美对话也会对多边努力有所帮助。”

-有批评称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政策非常狭隘,只聚焦于朝鲜核问题,因此没有取得什么成果。您怎么看?

“当时的决策者们判断在核、导弹、人权中聚焦朝鲜核问题是上策。是应该更全面地接近,还是应该聚焦朝鲜核问题,有必要与韩国进行更紧密的协商和协调。”

-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M. Campbell)表示“韩美同盟现在非常稳固”,并称韩国为核心(Linchpin)。您认为像最近修改的导弹方针一样,在明年的《韩美原子能协定》修改协商中,美国会有意向用符合同盟的水平来礼遇韩国吗? “无论有什么问题,我们都把韩国作为我们的朋友和同盟,都会尊重韩国。我们也认识到正在进行的原子能协商对韩国来说非常重要。会以双方满意的方式就双方关心的问题展开真挚的讨论。”

-明年会对驻韩美军驻军费用进行协商,您认为有趋势削减国防经费的美国会觉得韩国负担更重吗?

“即使涉及到金钱问题,韩美的关系也不会恶化。我们想确认一下费用,然后公平地分摊。我不期待因美国国防预算有部分变化而对分担费用程序带来戏剧性的影响。”

-您个人对韩国总统选举的哪个方面感兴趣呢?

“韩国的政治总是饶有兴趣和富有活力。因为是充满生气(vibrant)的民主主义,所以很难预测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认识到了韩美关系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无论谁入主青瓦台和白宫,都不会对、也不可以对韩美关系产生影响。”

-您见过韩国大选的候选人了吗?

“我见过朴槿惠和文在寅候选人,还没见过安哲秀候选人。”

-非常感谢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进行了如此精彩的回答。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