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9月24日 (周日)
财政赤字、社会分裂、权力赤字
상태바
财政赤字、社会分裂、权力赤字
  • 李洪九 前总理•本报顾问
  • 上传 2012.10.08 15: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全世界正经历的经济萎靡正在导致社会分裂和政治混乱的出现,韩国的情况也不例外,特别是经济上的弱者们的苦痛早已经超过了警戒水平。不知是不是在这种国家性的考验的关口出现的总统选举热潮,还是各种不负责任的福利承诺,有说服力的克服危机的对策消失不见了,这非常让人担心。

幸运的是在过去半个世纪的产业化和民主化过程中负责制定和运用政府的经济政策的经济官员和优秀的学者们没有对此袖手旁观,他们提出了警告和一系列的解决对策。在中秋节前夕韩国先进化论坛(前总理南悳佑为理事长)的讨论会及以姜庆植前副总理和康奉均前部长为首成立的健全财政论坛的研讨会上,提出并讨论了针对危机情况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些都是很多国民,特别是即将面临选举的政治界需要研究讨论的迫在眉睫的课题。

他们以之前积累的经验和智慧为基础一贯强调的是财政健全性的重要性。如果想要克服经济萎靡和危机并扩大社会福利,就需要提高税额,减少政府财政支出,首先扩大财源。然而本来就生活拮据的国民们会赞同增税吗?那么轻易给予的福利承诺又用什么来兑现呢?虽然可以通过发行国债来扩大财源,但发行国债的恶性循环导致国家破产的例子在世界上随处可见。所以越是困难,就越要警惕国家财政的赤字运营。对于前副总理姜庆植所说的“健全的财政是最后的支柱”,我们绝对不可忽视。我们还有必要铭记前总理南悳佑所说的话,即健全财政和经济民主化不是相悖的原则,经济民主化是宪法的方针,无法成为战胜经济危机的方法。

但经济民主化这一口号超越了执政党与在野党的范围而被广泛当作是国民性的要求就是因为国民们认为政治权权力的垄断和经济力的集中导致的不均衡造成了不公正社会的出现。正如前部长康奉均所指出的一样,年轻人们对未来失去了希望比起说是因为分配的差距,还不如说更是因为经济规则的不公正性。财阀改革成为经济民主化的中心目标是因为大企业被认为是不公正经济的靶子。大选候选人们还没有说明比起政党、国会、青瓦台的改革更重视财阀改革的原因。如果说这是福利平民主义的结果,那么可以控制不负责任的政治承诺的最快的方法就是确立经济体制的公正性。

如今的经济危机不亚于世界经济的萎靡。如果说是因为韩国经济结构上的脆弱,那么果断的结构调整就是克服危机的必要条件,这两个论坛中都提出了具有说服力的调整方案。但我们不能够忘记,何时、如何促进结构调整以及决定各种改革及政策目标之间的优先顺序的最终还是政治选择。而前提应是政治健全性,即为了克服经济危机和社会分裂不能够陷入权力赤字的泥潭中。正如企业和家庭的收支平衡一样,国家统治中如果权力支出超过收入就会出现权力的赤字运营,这会导致政治不稳定性。

在“所有的权力都来自于国民”的民主政治中,国民的支持就是权力收入的源泉,所以平民主义的诱惑是自然的现象。1975年以西班牙为基点扩大到葡萄牙、希腊的“民主化第3次浪潮”在1987年才蔓延到韩国,这些民主化的模范国家们今天正经历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危机,这绝不是偶然。

包括韩国在内,实现了民主化的国家需要面临的课题就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如何在确保高水平的财政支出和权力支出的同时又不陷入财政赤字和权力赤字的泥潭中。特别是世界经济和韩国经济现在同时陷入了萎靡,现在如何说服国民们进行节制和做出牺牲以此来阻止权力收入的减少,这是一道难题。一有事就推到别人身上、让国民们混淆的小把戏或民族主义绝对不是赤字运营的长期解决对策。所以如果在公正性和责任性方面没有为获得国民们的信赖、说服国民以及妥协的政治一贯行为,就很难期待以健全财政或社会融合支撑的民主国家。在即将进行大选之际,为了不出现赤字社会、赤字国家,不仅仅是政治界,所有国民们都需要一起苦思。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