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产业不能服务,本应花在国内的钱流向国外
상태바
服务产业不能服务,本应花在国内的钱流向国外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2.09.24 10: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 在沿济州机场西部旅游道路走一个小时左右车程地方的西归浦市江浈港口。从首尔前来进行2天1夜观光旅行的金英范(音,57岁)夫妇9月20日来到了位于偶来路7号路线中间的S民宿后,掩饰不住满心的失望。金某咂舌说“进入房间后到处都是卫生间飘上来的水沟气味,让人头疼”,“听说这是西归浦市推荐的旅游住宿地,就打了电话预约房间,但这里怎么休息呢?”在S民宿门口,显眼地贴着“西归浦市推荐旅游住宿地”和“免费翻译(Free Interpreter)”的标志牌,正如金某所说。S民宿的主人尹某称“这是在2002年世界杯时贴的”,“此后从未有专门的负责人前来检查或管理”。

来到济州的游客每年都在增加,2011年达到了850万名,今年预计可达1000万名以上。但是除了中文园区和济州、西归浦市的部分特级酒店以外,大部分游客都在Motel和民宿住宿。在济州的所有住宿设施(2万7017室)中,Motel和民宿(1万4325室)的比重超过了一半。虽然最近出现了不少设施较好的渡假山庄,但具备预约、退款等有体系的经营系统并以正式渡假山庄的身份进行注册登记的(478室)只有一小部分。H旅行社济州支社的李大范(音)所长表示“虽然游客数量在增加,但是由于政策的高度管制和地区均衡开发等因素的限制,酒店供应在数年来几乎没有什么增长”,“这样一来,新增的住宿设施都只是不能进行正常预约或退款的民宿和渡假山庄,只会给游客带来不满”。景区提供的供游客留作回忆的纪念品也非常粗糙,大多都是石头爷爷、柑橘巧克力和马骨等原始农畜产品。

#在有1万1000名人口的日本九州大分县的偏僻山村,每年能吸引超过400万名的游客前来到访,他们的秘诀便在于整顿有序、条件良好的民宿式传统住宿设施“旅馆”。这里的居民自治委员会制定了“打造有情感的村庄”的口号,对过去旅馆各自运营的预约和住宿系统进行整顿,为游客们创造了良好地住宿环境。该村对建筑物的高度和规模进行限制,只允许建设60间房以下规模的旅馆,且只允许用村子里土生土长的材料为游客提供餐饮,现在已经成为了“日式温泉”的著名观光地。“旅馆”是集日本传统衣食住等生活文化于一体的复合空间,其优点在于游客们能够从中体验多种独特的文化。在日本东北部宫城县仙台市,甚至有创业达860年之久的“旅馆”——佐勘旅馆,虽然它的费用比酒店还要昂贵,但却能够客人提供像是侍奉江户时代的将军一样的高质量服务,备受好评。

要扩大内需,就要为民众提供更多花钱的地方。LG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部部长申民永(音)表示“如果去地方城市旅行,会发现几乎找不到可供家庭游客住宿的酒店”,“可以游玩的地方也不多,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像‘南怡岛’这样的地方只有一个”。

由于韩国国内没有足够合适的旅游基础设施和购物空间,把目光转向海外的韩国人正逐年递增。2010年出国人数超过了1200万名,这些游客2011年在海外用信用卡支出的资金高达9万6000亿韩元。延世大学商经大学院长金正湜表示“流向海外的资金表明国人对娱乐、文化等服务产业的需求很大”,“只有发展国内的服务产业,才能将流入海外的消费拉回国内来激活内需”。

培养流通、教育、医疗等服务产业的步伐正因规制的限定和利益团体的反对而受阻。全南、庆南和釜山市等在2011年末在南海岸推出了以李舜臣将军为主题的体验旅游商品,游客们花费15万~16万韩元,用两天一夜的日程沿着带有闲丽海上公园的南海岸周游一圈的这一旅游商品曾在两个月内吸引了首都地区的600多名游客,但它的人气很快就消失了。M旅行社的一位相关者表示“各地方政府都希望游客们在自己的辖区观光留宿,但却因为没有真正合适的下榻之地而备受游客抱怨,但由于绿地和自然景观保护区的限制性规定,地方政府也无法建设酒店”。

此外,韩国有42万3480名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以及研究生)的留学生出国,但国内足以留住他们的教育服务业却仍然迟迟不前。从2009年开始,政府就投资1万亿韩元推动在仁川自由经济区设立10多个可容纳1万~1万2000名学生的世界知名大学的分校,推进申建知名大学国际校区的事业,但目前开校招生的只有今年年初招收了300名研究生的纽约州立大学。

就连为满足小学、初中、高中生留学需求而设立的教育机构也因为被人们谴责“只有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能入学”而无法开工建设,目前只成立了济州国际学校一所。此外,政府从2002年开始就制定法律允许设立的营利性医院,也因被市民团体谴责,认为会导致医疗不公而无法设立。

能够满足人们海外购物需求的市内免税店在2000年以后从未下发过新的审批。关税厅坚持规定市内免税店只有在用户数量和销售额的一半以上都是外国人时,才能设立新的免税店,因此一直不给审批新的许可。现代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朱元(音)表示“一直以来,只要提到放宽服务产业规制的问题,就有人批判,认为放宽规定是为了满足特定阶层的利益,使政策无法进行”,“要让国民普遍认识到,只有发展服务产业才能激活内需、创出工作岗位”。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