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2日 (星期五)
错位研究支援系统阻碍科学发展
상태바
错位研究支援系统阻碍科学发展
  • 调查组
  • 上传 2012.09.19 14:3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世界排名第10的韩国科学界研究条件的“明”与“暗”一目了然。从研究开发(R&D)投资的层面上来看,韩国在世界上的排名是正常的。据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介绍,过去5年间,韩国R&D投资每年增加9.6%。从增长率来看,韩国也排在日本后面,位居世界第2位。投资总额(2012年16万亿韩元)也位居世界第5位。

然而,在被称为R&D投资软件的“科学界研究环境”上,韩国却远远落后。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包括固存的官僚主义、不合理的研究管理、不接受失败的研究氛围以及非正式研究机构的增加等多种原因。

◇“博士上有主事”

这在政府出捐研究所研究员中是人尽皆知的一句话。“博士上有主事”比喻研究员上有很多公务员。记者在大德研究工业园见到的一位研究员说“从确定研究责任人级别的那天起,研究就化为了泡影。要想拿下研究项目,就需要请公务员吃喝。经过两三个项目的话,研究能力就被耗尽,就要让出研究责任者的位置。有的研究人员还不得不替上级政府部门主事、公务员写报告”。

美国哥伦比亚(Columbia)大学金·菲利普(音)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应该为教授和研究员提供一个可以运用科学道理陈述研究重要性,从而获得研究经费支持的环境,而不能让他们通过‘人情世故’从公务员那儿获得研究经费”。

◇过度的研究经费管理

不合理的研究经费管理也是损害研究环境的重要因素。2011年4月份因被怀疑挪用研究经费而自杀身亡的KAIST朴泰宽教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朴教授的妻子当时在大学校园网上上传文字写道“如果是这种形式的监查,谁都会有嫌疑”。

过去5年间,在大田和忠南地区大学研究室担任负责研究费管理事务员的李某(31岁,女)向记者陈述了自己所经历过的过度行政管理事件,她说“为了购买两台单价36万韩元的显示器,需要写一份事业计划书,委办机构要求附上估算价格和原因、用途、说明书等7项内容,还要求注明设备系列号、设备照片、购买明细单以及由什么地方的谁负责管理等内容。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的解决方案是“Grants”制度。这是一种不需要研究费协约程序而支援研究费的制度,这种制度没有特别的结果评估,只要求取得成果。美国国立科学基金会70%的研究费是采用Grants的方式提供给研究者的。而韩国90%以上的国家R&D资金采用的是要求出示精确的研究费管理和清算明细的“研究协约(research agreement)”形式提供的。

教科部还从今年1月开始引入了只对5000万韩元左右规模的一般研究者进行支援的“韩国式Grant” 制度。直到2011年为止,还要求一般研究者支援项目递交数十至数百页的结果报告书,还要评价委员会对研究进行评估。

教科部负责人说“将依据适用于一般研究者支援事业的韩国式Grants制的最终结果,决定是否扩大这一制度的适用范围”。

◇“研究开发没有失败”

不能容忍失败的研究氛围也是一个问题。在研究和开发中,失败就像是一种养料。然而,韩国的R&D事业的课题成功率却接近100%。这不是因为研究水平提高,而是因为他们只选则简单的课题,或者为了做给政府看,失败也装作成功。

知识经济部负责人说“我们认为,成功率过高是一个问题”,“计划不久后由各部门准备、试行改善方案”。

削减高关注度的失败研究的预算。随着罗老号1,2次发射的失败,自2010年开始的韩国型发射体项目也出现了问题。这是由于该项目在2012年目前所拿到的预算减少了30%左右。航空宇宙研究院李奎寿(音)宣传室长说“原本设计出了韩国型发射体所需要的300吨级1级火箭液体发动机,但却因预算不足而无法拿到进行发动机燃料实验设施的场所”。

◇越来越短期、越变越小的研究课题

国家研究课题小型化、短期化也是造成研究环境困难的重要原因。这一情况在知识经济部出捐的研究所中体现得尤为明显。从一直以来引领韩国信息通信技术的国策研究所“电子通信研究院(ETRI)”来看,2006年平均每个课题的预算为18亿4000万韩元,到2011年却骤减至10亿2000万韩元;2006年,50亿韩元以上的研究项目有35个,2011年却减到了10个。

ETRI某研究员说“因为只关注研究成果,所以研究时间缩短,研究课题变小,这都是与保障安全的研究环境背道而驰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