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通过奖学金解决妇产科医生少的问题
상태바
通过奖学金解决妇产科医生少的问题
  • 朴秀莲 驻东京记者
  • 上传 2012.08.31 10: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日本在1989年经历“生育率低至1.57人”的冲击之后,原本每年新增300~400名的妇产科新晋医生数量到2004年骤降到了101名。韩国在2005年遭遇了生育率低至1.08人的冲击,2011年新增妇产科医生数为100名,正在重蹈日本的覆辙。

2008年在日本东京,一名孕妇在生育之前出现了脑出血症状,前往急诊室就诊时,七家医院都拒绝接诊,称“医院没有可以为危险产妇诊治的医生”,最终导患者死亡。此事使日本再次受到冲击,于是,相应对策应运而生。即将于今年11月末生育第二胎的本报记者朴秀莲访问了日本。

8月22日,记者在东京杉並遇见了有过分娩经验的旅日韩民族侨胞金玟廷(音,36岁),她于2010年在东京大学医院进行了分娩。她说“刚开始去了社区医院,但医院称‘因为患者有过自然流产经历,所以风险太高,无法为其分娩’,表示“35岁以上或者做过流产的孕妇在普通妇产科医院经常遭遇拒绝接诊的情况”。

据说,对正如这样的生孩子难的不安心理不断扩散。记者非常好奇日本政府的相关对策。8月22日,记者几经周折终于在东京千代田区办公室里采访到了厚生劳动大臣小宫山洋子(64岁)。

-听说医大学生们都很排斥进入妇产科工作?

“工作条件不好的妇产科(专业分娩医生)或儿科医生确实存在缺口。因此,我们增加了医科大学的招生人数,并为妇产科和小儿科的学生提供奖学金。”

据悉,日本东京都曾在2006年以志愿在东京妇产科工作为条件,向医科大学本科三、四年级的学生提供了两年700万日元(约合1亿1000万韩元)的奖学金。日本政府为保证在地区工作的医生数量,在最近5年里将医科大学的招生名额增加了100名以上。

-由于医疗事故的危险较大,医生们都忌讳从事分娩工作,日本政府是怎样应对这一问题的呢?

“增加医生从事分娩工作的收入与对高危险产妇进行诊治的收入费用。”

-据说日本也发生过孕妇死亡的事故,是吗?

“我们在每个都道府县(相当于韩国的市、道)都设立了母子统合治疗中心,地区医院或助产士都与该中心紧密联系,致力于营造安全的产妇医疗环境。”

.小宫山洋子大臣表示“日本正通过国家财政援助来强化国家诊疗体系建设,确保不论生活在哪里,生育前后孕妇都能安全地接受到诊疗”。

日本正在集中构建对生育前后的孕妇和婴儿进行统合诊疗的统合治疗中心与孕妇应急移送制度。这是由于,在短期内难以增加足够多的分娩医生,所以日本采取了这一强化对策。在全日本,共有376个大大小小的母子综合中心。

在此之前,记者前往了东京昭和大学医院新生儿集中治疗室。15个病床几乎都住满了新生儿。他们都是从东京都、周边的千叶、神奈川、埼玉县送来的重症产妇的早产儿。在这里,产妇与早产儿一同接受治疗。Gazo Itahashi教授一边说“让我看看”,一边对28周出生的早产儿进行诊疗。

日本政府在2009年颁布命令,要求各医院不得拒绝急诊孕妇住院。日本还通过对各医院病床进行实时掌握的网络体系,迅速为孕妇提供空床位。昭和大学医院Kakashi Okai教授说“在强化紧急移送制度之后,东京内急诊孕妇的年平均死亡人数由5名减少到了1名”。

另外,日本还引入了减轻妇产科医生对医疗事故危险较高的孕妇进行分娩时所承担的责任的制度。从2009年起,如果出现在分娩中因不可避免或原因不明的医疗事故导致婴儿小儿脑源性麻痹的情况,日本政府将在以后的20年内向婴儿家属提供3000万日元(约合4亿3200万韩元)的补助,而不会追究医生的法律和经济责任。决定补偿与否的日本医疗机构评价委员会(JCQHC)的Wushiro Shin博士8月21日表示“有关分娩事故的诉讼正在逐渐减少”,“会向民众公开事故分析报告书,以杜绝同样的事故重演”。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