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周二)
“俄罗斯对不向西伯利亚投资的韩国表示不满”
상태바
“俄罗斯对不向西伯利亚投资的韩国表示不满”
  • 安成奎 CIS巡回记者,全守真(音) 记者
  • 上传 2012.07.18 13: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俄罗斯曾对韩国充满期待,结果发现都是幻想。”

一度曾是炽热亲韩派的俄罗斯远东问题研究所(ИДВ)的所长基达连科(Mikhail L. Titarenko,78岁)开始变得十分冷谈。他从1985年开始担任所长27年,参与了韩国和苏联的建交过程。他的这种看法不得不让我们担心韩国在俄罗斯的地位有所动摇。金永熙记者7月6日到远东问题研究所见到了基达连科所长,并进行了2个小时的带有争论性的交谈。

-给我的感觉是俄罗斯将韩半岛问题交给了中国,自己退居二线了。

“韩国被俄罗斯从1线下调到了2线,之前是1线。俄罗斯曾经对韩国抱有很大期待,但通过很多事情发现那些期待都是幻想。俄罗斯认为韩国在西伯利亚或远东开发中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可能是因为潜在能力的问题或者是韩国‘背后的力量’,也可能是因为韩国对西伯利亚本身不感兴趣。虽然韩国嘴上说对西伯利亚感兴趣,但没有进行投资。”

-您说的“背后的力量”指的是谁?

“您不知道吗(笑)?美国不希望韩国ㆍ日本同俄罗斯关系变好,否则的话美军不就没有在这两个国家驻军的正当性了吗?”

-韩国也追求国家利益,不是总会听美国的话。

“虽然不会总听美国的话,但不是经常听嘛。”

-韩国对西伯利亚的开发和投资感兴趣。

“但没有进行投资。”

-俄罗斯的领导人们如何看待朝鲜?

“朝鲜领导人多变,又不遵守协议,很让人讨厌。但俄罗斯对韩国也有不满。您知道苏联在1988年首尔奥运会时为了防止朝鲜从中破坏花了多少钱和精力吗?在奥运会举办之前,KGB局长到平壤同金日成和金正日见面并向他们施压。现在俄罗斯不想再使用这种力量(leverage)了。还有很多其他要做的事情。俄罗斯的领导人对朝鲜没有幻想,所以不想接触朝鲜领导人。将朝鲜放在第1线的中国可能会比俄罗斯做得更好。”

-韩国和俄罗斯一起解决朝核问题不是很好吗?

“核问题是韩国和美国挑起的。远东研究所在20年前出台了同美国相关的国家相互承认韩国和朝鲜的项目,所以苏联和中国承认了韩国,但美国认可了朝鲜吗?苏联还努力促进韩国加入了联合国,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吗?韩国瞧不起金日成,但他是同罗斯福(Roosevelt)、丘吉尔(Churchill)和毛泽东一样的大战略家。金日成认为美国和韩国想要让朝鲜崩溃,所以他需要阻止这种情况的武器。”

-朝鲜无法像中国一样一边开发核武器一边搞经济建设,您如何看待?

“是的。朝鲜现在对核阻止力很满意,所以现在要搞经济了。朝鲜有着所谓贫穷社会主义国家的特征,那就是‘贫穷的力量’。如果过低评价这种潜力的话那就错了。”

-俄罗斯同中国构建了上海合作组织(SCO),是为了同美国竞争吗?

“不是。这个机构的目标是守护国境和中亚的安保,阻止阿富汗事态向中亚扩大、同‘观察员(Observer)’伊朗和土耳其等伊斯兰世界的对话也很重要。”

-在叙利亚保护阿萨德(al-Assad)总统对俄罗斯有何利益?

“叙利亚基督教人口很多,同俄罗斯的关系可以追溯到美国在地图上出现之前。俄罗斯和中国在利比亚发生了重大失误,完全相信了美国和西方所说的没有利比亚崩溃计划、将通过政治解决的话。俄罗斯和中国都有坚定的原则,那就是‘任何国家也不能够强迫他国的领导人或体制,因为这是那个国家的国民们要做的事情’。”

-俄罗斯同日本在千岛群岛有纷争,会通过归还两个岛屿解决纷争吗?

“如果日本在和平条约上签字,俄罗斯会这样做。问题是日本要求四个岛屿全部返还。苏联根据德黑兰会议、雅尔塔会议对日宣战,在3个月内就将西部前线的部队转移到了1万5000公里远的远东。在战争结束之后根据旧金山条约得到了这4个岛屿,但同时规定如果日本在1956年在和平条约上签字,可将两个岛屿作为礼物送给日本。但美国国防部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却煽动日本‘两个岛屿不行,得要回4个岛屿,这样才返还冲绳’。之后1960年美日在防卫条约上签字,苏联撤回了立场。在之后的25年时间里,德烈·葛罗米柯(Andrei Gromyko)外相表示‘不存在领土问题’。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之前在访问东京的时候所说的‘俄罗斯将返还两个岛屿,请向西伯利亚投资吧’的立场返回到了1956年。”

-普京总统梦想着强大的俄罗斯,这样一来需要民主主义、人权等软实力,而不是军事实力等硬实力。

“俄罗斯现在正在进行软实力的构建。不满势力虽然说要自由,但他们想要的是俄罗斯式的工作方式和美国式的生活。他们是一些不想尽责任和义务,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很多俄罗斯人都拥有双重国籍或外国居住权。”

-即使这样不也是需要更多的民主主义和言论自由吗?

“现在媒体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请听一听回音莫斯科(Ekho Moskva,莫斯科的回音广播)吧。他们拿着高兹普罗姆公司(Gazprom,俄罗斯的国营公司)的财政支援,却24小时批评总统。”

◇远东问题研究所

这是在1966年9月设在前苏联科学研究院下面的为研究中国、日本、韩国和朝鲜问题而设立的机构,拥有10个研究中心和200多名东方学研究者。基达连科所长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和中国复旦大学,从1985年开始担任所长。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