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1日 (星期五)
万里长城为何成为了橡皮筋?
상태바
万里长城为何成为了橡皮筋?
  • 刘尚哲 中国专门记者
  • 上传 2012.07.04 09: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辽河和松花江流域留有朝鲜民族的足迹。”“两国历史学者的部分记录不符合事实。主要原因是中国历史学者等从大国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的观点叙述历史。”

这是谁的话呢?乍听起来似乎是韩国人士的发言。但这是中国人最尊敬的“永远的总理”周恩来的话。这是1963年6月28日接见朝鲜的朝鲜科学院代表团时所说的话。周总理还说道:“对于我们将你们的土地缩小、我们的土地扩大,我应该代替祖先向你们道歉。”他的历史认识在中国占主流的当时,万里长城的长度从未引起过任何争论。

中国1987年将长城载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时,东起河北省的山海关,西至甘肃省的嘉峪关,长度为6300公里。但2009年则如同橡皮筋般增长了。东边的终点从山海关延长至位于辽宁省丹东的高句丽遗址泊灼城,延长至了8851.8公里。

还不止如此。上月中国国家文物局对长城的东边和西边起点再次进行了“延长手术”。东边终点是黑龙江省,西边终点是新疆。长城的长度由此足有2万1196.18公里。

万里长城为何成为了橡皮筋呢?这是中国的考古学发掘成果吗?并非如此。因为中国看待历史的眼光发生了变化。其变化的核心是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借韩京大学教授尹辉卓(音)之言,虽然中国的汉族和非汉族也互相竞争,出现分裂,但是基本上根据大一统的传统,各民族融合统一,形成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根据该逻辑,今日中国领土内存在的所有民族对创造“中国”这一历史共同体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由此,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内存在的所有民族都是构成中国的“中华民族”,各民族创立的王朝都是中国的王朝,各王朝管辖的疆域(领土)的总和就是历史上中国的疆域。

东北工程正是建立在这一逻辑之上,所以以东北地区为舞台展开的高句丽的历史和遗址都化为中国的历史和遗址。

该主张最先来自遏制居住在国境地区的少数民族分离独立运动的政治目的。但经过白寿彝、何兹全、费孝通等历史学者之手,这一主张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成为看待中国国内历史的主流视角。这是为了民主统一和领土统一的国家目的而服务的。

但是根据政治目的而编造历史观肯定会有不合理之处。代表性事例就是抗金的南宋名将岳飞被剥夺了传诵近千年的“民族英雄”称号。把金的女真族和南宋的汉族都置于中华民族这一熔炉内,难以区分谁是英雄,谁是叛徒。

万里长城像麦芽糖一样增长也是同样的道理。过去长城所指的秦长城和明长城大部分是汉族王朝为阻止北方民族入侵而修建的。但是根据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论,将北方民族归入中华民族的范畴内之后,立场发生了变化。汉族和非汉族修建的城没有经过细致区分就随意归入长城,这就形成了对长城的重新解释。

问题是中国的万里长城增长并没有就此罢休。檀国大学历史系教授李钟秀(音)在上月举行的某研讨会上表示:“最近中国正在试图将长城的东边终点扩大至韩半岛的清川江流域。”我们必须对中国的长城增长保持高度关注的原因也在于此。

橡皮筋不能无限延长,如果过分拉长的话会断掉。现在中国历史学界的举动正是如此。我们不是无法理解中国将汉族之外的55个少数民族融合的考虑。中国可以以新的历史观解释过去,但是歪曲历史是完全不同的问题。这与捏造自己的灵魂和本性毫无二致。

有得必有失。虽然通过歪曲历史可以暂时有助于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融合,但是其代价是失去无可替代的“中国良心”。周总理曾经说过修正“历史学者笔尖的错误”,“一定要恢复历史的真实性”,中国历史学界一定不能忘却周总理的话。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