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周三)
韩日情报保护协定不合伦理?
상태바
韩日情报保护协定不合伦理?
  • 南润昊 政治部长
  • 上传 2012.07.02 14: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对日本,可以无视外交上的礼仪,粗暴对待。有着这样想法的人出奇的多。从政治领导人开始就是如此。金泳三政府时期总统曾经豪言道“将改正日本的臭毛病”。这是外交上完全无法说出口的话。金大中政府初期提议再次进行已近结束的渔业协商,海洋水产部部长飞往东京,近于乞求地进行“双船拖网渔业协商”。这也是难以接受的行动。 此外,或大或小的麻烦也不少。大部分不是纯粹的外交关系,而是反映国内政治情况发生的事情。

外交经常被认为是内治的延长。其中对日外交与内治的关系尤为密切。有时是内治的消耗品,甚至有时沦落为排泄物。

蔓延为政治争论点的韩日情报保护协定也是如此。如果正确的话就顶住批评推进,如果怕挨骂的话干脆不要做,政府怎么样呢?秘密推进,最终在签署当天取消签署仪式。在第2次延坪海战十周年纪念日可以如此处理外交相关协定吗?难道不是不合伦理,犯下罪行而被发现,惶恐后退的样子吗?总体来说,似乎是无能、迟钝、无力、缺乏实务经验的人处在控制塔中,或者是所有的交叠。

在野党的批评攻势在预料范围内,但执政党新国家党以近乎车技杂耍的水平与在野党驶在同一车道内。原来将安保利益和感情积淀分离处理是标准答案。从6月27日和28日发言人的评论来看,新国家党刚开始也是如此立场。

后来判断似乎改变了。暴雨降临时不与李明博政府共用雨伞吗?从政治上来看这是合理的选择。在大选局面中,没有理由坚持与李明博政府一起接受批评。此时像在野党一样,批评政府是最佳防御,这似乎是新国家党的判断。尽管将安保和感情分离是标准答案,但在政治上是无利可图。

如今新国家党站在政府一边,可能会被打成亲日派。在韩国国民情绪法中,目前亲日的罪似乎更重于“从北(亲朝)”。如果被烙上亲日的“红字”,就难以突破大选局面。如果被超敏感性易燃物“亲日构架”搭上,此前通过从北争论而获得的反射利益全部弥补也难以为继。

最终,新国家党向政府施压,使其对协定持保留态度。作为新国家党来说,在发生大型火灾之前应当尽快逃避。尽管如此,在野党仍然否定攻击新国家党的不在场,事情扩散到什么地步还值得观察。

先放下政界不谈,国民中也有不少人认为踢掉日本的饭桌而心中痛快。也许这有利于心理健康,但是否有利于韩国安保是需要冷静分析的问题。对韩国来说,第25次的此次协定被有人指为放弃安保主权,是第二部乙巳勒约。那么韩国此前24次丧失安保主权,签订了24次乙巳勒约水平的屈辱协定吗?如果真是如此,国家还会存在吗?

此次协定并非正式的军事合作,只是低水平的合作,算是韩日之间下了一道“安保渔网”。冷静分析可能有助于日本重新武装的负面效果和提高对朝遏制力的正面效果,确定合作水平就行了。如此一来,未能将其完全接受的政府,以及将其利用为党利党略的政治责任重大,最终演变成了内治的错误。

2005年11月,卢武铉总统向拜访青瓦台的日本议员们如此说道:“为了让两国国民之间的感情对立不再增大,政治领导人需要采取有节制的应对。”所言非虚。那么现在韩国的政治领导人怎么样呢?不是正在将两国的感情对立当作导火索,煽动内外的纠纷之火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