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对朝迷妄的三阶段
상태바
对朝迷妄的三阶段
  • 金琎 评论委员•政治记者
  • 上传 2012.06.18 14: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对于大韩民国的国民来说,对朝鲜的态度非常重要,因为这会汇聚各自的想法,成为一个共同体整体的姿态。如果这个态度出现错误,那么国家的存在本身就会危在旦夕。目前韩国有着向这一危险前进的三个阶段的迷妄。他们分别是“盲北”、“亲北”和“从北”。
盲北是针对压迫人权或国家恐怖主义行为视而不见,代表事件是针对天安舰被击沉的进步·左派的态度。2010年6月29日,民主党反对韩国国会有关谴责天安舰被击沉的国会决议案。由于发现了鱼雷的证据,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进行了谴责,但受害国的第一在野党却对此视而不见。民主党代表李海瓒认为最近韩国政府和执政党所推动的朝鲜人权法案是外交性的失礼。他认为国家谈论别国人权是干涉内政,这种行为都是以无知为代表的盲北主义。其他盲北主义者也曾说过:“像政治犯收容所这种东西没有亲眼看到就无从知晓。”

亲北则是从友好角度观察朝鲜的各种问题。亲北主义者使用的是“内在接近法”,他们试图通过朝鲜内部的观点来解释问题。如果对朝鲜内部情况进行观察,那么核开发、三代世袭、政治犯收容所等从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理论的支撑者是金大中·卢武铉的阳光政策。最近登场的“内在观测者”就包括了部分统合进步党议员和民主劳总等。

李相奎议员虽然并不赞成朝鲜核开发,但他却主张必须理解朝鲜的处境。他表示:“朝鲜在和世界最强国家美国的关系中受到压迫,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到朝鲜经常面对孤立和崩溃所采取的军事对决状态的条件。”(《今日视频》采访)虽然看似如此,但这却是掩盖朝鲜历史责任和挑衅的半吊子内在论。引发军事对决的并不是美国,而是犯下6·25南侵的朝鲜。通过恐怖主义和挑衅来威胁世界和韩国的也不是美国,而是朝鲜。

李石基议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针对三代世袭说了这样的话。他说:“我比较认同宋斗律教授的内在接近法。李明博总统对朝鲜体系和新领导人的这种涉嫌干涉内政的训诫正在刺激朝鲜。”当然有时候也需要内在接近。警察分析犯人心理就是代表性的内在接近。但即使在进行内在分析的时候也必须重视伦理、人权等一般性价值。即使理解希特勒的欲望和德国的国家情况,也不能容忍其对犹太人进行的大屠杀。同样的道理,我们也不能因为说考虑到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军人的性欲就能够接受日本军慰安妇事件。

同时即使采取的是内在分析,但应对方法必须客观而综合。如果没有这种区分,那么解决问题就会越来越危险。假设我们把对女儿进行性侵犯的犯人叫做“性欲异常者”,难道我们能够说理解其内在的这种状态而容忍他的暴行吗?理解是理解,但措施也必须是措施,二者要有所区分。我们必须对犯人进行监禁,并给其佩戴上电子手镯。同样朝鲜也必须进行无核化。

亲北如果得到发展,就会变为从北。从北就是遵从朝鲜的想法和路线。统合进步党就强烈要求解散韩美同盟并撤出驻韩美军。李石基·李相奎议员曾参加过的民族民主革命党就是一个遵从金日成主义的从北团体。民主党议员林秀卿将脱北者称为败类就是遵从朝鲜脱北者政策的从北主义。

人类经历青年、中年、老年,然后才走向死亡。迷妄的三个阶段非常危险也是因为其可以这样发展。盲北可以发展为亲北,亲北如果发展为从北,最后就有可能变成“合北”。他们甚至有可能呼吁建立朝鲜所推动的高丽联邦共和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韩国只有遏制盲北、谴责亲北,才能阻止从北和合北。

韩国可以诱导朝鲜发生变化,但必须从正面进行对抗,这就是“正北”。盲北、亲北、从北,对于韩朝来说都是迷妄之路,而对于韩朝双方来说“正北”才是希望之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