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30日 (周四)
维克多•车:朝鲜应该知道奥巴马不想重启协商
상태바
维克多•车:朝鲜应该知道奥巴马不想重启协商
  • 特别采访小组
  • 上传 2012.05.25 10: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一个主题为“金正日死后朝鲜的未来”的第2会议和第1会议的后半部分,与会人员就李明博政府的对朝政策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延世大学教授文正仁指出:“外交障碍中最大的就是恐惧。朝鲜希望美国做的是放弃敌对政策”,“如果朝鲜通过可验证的方法放弃核项目,韩国也可以给予所谓(朝美)和平协定的补偿,但以维克多·车(Victor Cha)教授的著书——《不可能的国家》中的概念来讲就无法进行任何对话。”但前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表示:“我们拿出了希望和平的意志,但朝鲜用导弹回应”,“我们不会饶过朝鲜”。CSIS韩国研究主任维克多·车表示:“我们研讨了从1984年开始迄今为止朝美关系的循环过程,结果显示朝鲜进行挑衅后平均5.7个月之后会重启协商”,“朝鲜应该从奥巴马总统(同过去不同)不想重启协商中得到教训”。以下是发言摘要。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Stephen Hadley):“不能因为朝美协商破裂就不给朝鲜居民人道主义援助。之前朝鲜学会了‘挑衅-制裁-补偿’的坏经验,我们对此也有责任。如果想要改变这个学习效果,打破恶性循环,就应该同现在不同。最好在合适的时间再回到六方会谈。另外,应该从现在开始拿出时间考虑一下在韩国和美国大选结束的明年1月之后下届政府能做什么。”

韩国总统统一政策特别助理玄仁泽:“让朝鲜拥有成熟的市场经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因为韩国的经济发展水平高,我认为韩国有能力改变朝鲜,朝鲜人民也是勤勉诚实的。建10个像开城工业园区一样的园区就完全可以解决朝鲜的经济困难。但最让人担心的是朝鲜和中国是否会变化。”

韩国国会议员当选人吉炡宇:“虽然最近朝鲜的对韩发言越来越强硬,但看起来更像是用来约束政权交替后的国内环境。比起等待他们改变,我们更应该去改变他们。韩国国民们对于对朝政策高喊‘别再做试验了’。不管是保守还是进步的一方都希望和平和统一。届政府不应该再怀疑的对朝政策会同过去政府相反。”

前韩国驻联合国大使金铉宗:“在对朝政策中,强硬和温和的政策都使用过,但都没有实现无核化。虽然金正恩说要同时进行先军政治和经济独立,但这是矛盾的想法。朝鲜不是已经在56亿美元的年预算中拿出了8亿多美元用于发射导弹了吗?要引导朝鲜发生有益的变化就要投入资本主义体系和刺激,韩国有这种力量。虽然必须要有军事遏制力,但不能放弃同朝鲜的接触。”

维克多·车:“严格来讲,朝鲜只有金正恩的姑母(金敬姬)是金正恩唯一的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而她的健康在恶化。这对于朝鲜领导体系的稳定是一个不好的信号。在这个60年里一直把最终的决定权交给独裁者的国家里,错误的判断会增多。在今后的战略中,重要的要素是情报能力。朝鲜封锁情报,将政治体制维持原样,但如果关于朝鲜的信息增多,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前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虽然忍耐朝鲜让人很烦,但重要的是民主主义国家最终会胜利。我们希望的是朝鲜像韩国一样成为民主国家。虽然无核化也是重要的问题,但也应该有统一准备等其它努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