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周二)
安哲秀长时间思考的原因
상태바
安哲秀长时间思考的原因
  • 金镇国 评论室长
  • 上传 2012.04.27 15: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法国大选陷入混乱。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总统4月22日第一轮投票中以3.3个百分点之差败给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29.3%)。如果是按照韩国的选举制度来看的话,已经算是改变政权了。不过对于萨科齐来说还有一次机会,就是下月6日实施的决选投票。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马里·乐·彭(Marie Le Pen,18.2%)和左翼联合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 Luc Melenchon,11.1%)分别占据第三、四位。虽然似乎分成左右来计算投票就可以了,却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便是政治的世界。因为具体的政策、对候选人的信任、政派之间的战略和计算错综复杂。

韩国在野圈候选人单一化被认为是大选胜利的必需课题。这是1987年金泳三、金大中“双金”留下的教训。在以后众多选举中,候选人单一化发挥了威力。可是单一化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如果说只是为了当选也有可能,但政党必须拥有高于当选这样的政治目标作为名义。

4·11总选以后民主统合党陷入了必须引入首尔大学教授安哲秀的处境。由于没有决选投票,如果单一化困难的话,至少让其坐上才有胜算。安教授虽然话中有话地表示“只要可以被用作对社会起到积极影响的道具,就算是政治也可以承受”,但却不轻举妄动。看起来,最快也要等到第一学期结束了。

也许正在等待确定民主党候选人。如果从政治工学上来说,这样的顺序是非常有利的。在舆论调查支持率领先的立场上,没有理由自告奋勇冒险参加没有基础的党竞选。

可是剧本中还存在几种问题。首先如果想最终走向单一化的话,安教授也要建立独自的阵营。如果一旦建立选举组织的话,形成独自的组织理念,不容易破裂。加上与总选不同,大选是零和游戏。说是要做总统就放弃自己的想法,安于民主党组织和政策,这也是可笑的事情。

单一化方式也是问题。法国是各自出马,可以参加决选投票就行了,韩国则不同。现实上只能以舆论调查来分出优劣。可是舆论调查暴露出许多弱点。媒体人金兴国在《金兴国滑稽语录》中称,2002年卢武铉、郑梦准单一化时候也存在操纵。这是上次总选时在冠岳乙发生的事情差不多的方式。如同4·11总选结果暴露的一样,舆论调查本身的信任下降。

“共同的目标是什么”也是问题。政治方向不同的候选人之间联合为了执政可能受到野合的批评。三党合一和金大中、金钟泌联合等都是类似情况。不是为了如何引导国家,而是争权夺位的合作投资。

对于双金来说,有着中止军政和民主化的共同目标。此次,反MB可谓是共同目标。可是应当铭记上次总选时20多岁青年向在野党表示不满称“我们期待着未来,为什么只提过去”。仅结束军事政府就能给予充分的希望,但是现在不同了。

也没有调整政策的时间。据说安教授在安保问题上持保守态度。民主党的联合势力统合进步党怎么办呢?在野圈联合的领导人首尔大学名誉教授白乐晴连天安舰问题也要 “向MB政府问责”。安教授是否能搭上这样的船还是未知数。

安教授最感到压力的是回避认证。认证是对权力者的义务。安教授是广为人知的人物,可是认知度高与总统资质认证不同。仅以道德性来判断引导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资格还存在不足。

安教授的政治立场几乎不为人知。“国政构想由我一个人来处理,请相信我进行投票吧”这样的态度太傲慢。想要成为总统的话,至少应当将自己的国政运作构想充分公开,并取得同意。加上政治不是独断独行。“是不是总统料”不是由本人而是由周边人来判断。与周围人关系不好时,总统也可能不过是个招牌。

向国民宣传自己的愿景和政策构想,拥有能够给予梦想和希望的自信,才是政治领导人。不能仅因为旺盛的人气和没有缺点,而要求“闭上嘴来投票吧”。如果认为与国民沟通的时间越长,自己越是暴露,支持度将会下降的话,那就是自己在否定具有领导人的资格。总统预备候选人注册是给没有跻身政界的候选人与国民进行沟通机会的制度。希望安教授尽快结束如此长时间的思考。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