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政府无法停止进口美国牛肉的真正原因
상태바
韩国政府无法停止进口美国牛肉的真正原因
  • 金映勋、崔善旭、李佳赫 记者
  • 上传 2012.04.27 08: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加强检疫,但会继续进口”

这是韩国政府经过深思熟虑后得出的解决进口美国产牛肉的方法。4月26日,农林水产食品部部长徐圭龙说“综合考虑美国患疯牛病的牛是30个月以上的奶牛等,进口的美国牛肉是安全的”。政府将前一天本决定由3%提升至10%的美国产牛肉抽检比率提升到了30%,两天内加强了10倍。梨花女子大学教授崔源穆(国际法)解释说“在引起贸易摩擦和违背2008年向国民许下承诺的两难选择中,政府选择了‘按照危险程度进行判断’的原则”。

政府之所以做出如此判断,也包含有对《家畜法》第34条第3项的两难困境。《家畜传染病预防法》第34条第3项规定“若想在停止牛肉进口后再进口,必须接受国会对进口条件的审议”。这是2008年疯牛病事态发生三个月后修订的内容。当时法制处长李石渊指责称“进口卫生条件属于行政部管辖范围,将其拿到国会上审议,存在违宪性质”。但这种指责被疯牛病波动的海啸所淹没了。今年1月,时隔9年重新进口加拿大产牛肉时,政府也曾因“第34条第3项”与在野党市民团体展开对峙。美国牛肉作为“疯牛病伤口(精神外伤)”的根源,进口美国产牛肉的问题自然要比进口加拿大牛肉的问题严重很多,矛盾将在所难免。政府相关人士说“国会审议只会导致人们要求对进口美国产牛肉进行重新谈判”,“考虑到朝核等韩美共同关注的问题,将造成巨大压力”。

这种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民主统合党和统合进步党于4月26日要求停止进口及重新协商,还主张全数调查已进口的牛肉。新国家党也表明了“若有需要,必须停止进口”的立场。但是,虽然停止进口和加强检疫能够有效安抚国内消费者的不安情绪,但若长期中断,势必会引发世界贸易组织(WTO)起诉等贸易摩擦。政府曾有过因满足国内民众要求而不得已付出庞大代价的经历。2009年,政府曾探讨过提前开放原计划2014年开放的大米市场的方案,但因国会农民团体的极力反驳,最终不得已放弃。为代价,这5年内政府付出了1042亿~2136亿韩元的额外费用。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徐溱教说“若因牛肉问题而被WTO起诉,在安全问题上反而会后退”,“目前进口的都是未满30个月的牛肉,但若原封不动地按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的规定行事,还要被迫进口30个月以上的牛肉”。仁荷大学教授郑仁教(经济学)说“对起诉国家所遭受的损失赔偿相应的费用或做出对等的贸易报复,是WTO的原则”,“国际信任度下降带来的隐形损失也非同小可”。2011年美国产牛肉进口额为5亿6301万美元,过去进口量大时曾达8亿5000万美元。

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李政熙(政治外交学)说“执政党和在野党只会使不安继续扩散,出台一些不知所以的对策”,“迅速处理可以让消费者确认原产地真伪的《牛肉履历管理法》等实质性法案,才是减少民众不安的方法”。若该法案无法在第18届国会上得到处理,将被作废。

还有指责称,政府必须在保持对外信赖度的范围内,采取快速安抚民心的措施,强化在美国当地的调查和追加安全管理等。但4月26日政府的举动并未能服众。在印度尼西亚已经决定停止进口部分美国产牛肉的情况下,徐圭龙部长却强调说“在进口美国牛肉的117个国家中,没有任何国家停止进口”。国民大学教授催恒燮(社会学)诊断称“疯牛病事态后,政府疏于向国民宣传美国产牛肉的安全问题”,“如此便使民众形成了‘看,都说了是危险的东西,没错吧’的心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