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以“毒舌”而闻名的他们现在却因“粗口”而人气下滑。
상태바
以“毒舌”而闻名的他们现在却因“粗口”而人气下滑。
  • 金起焕 记者
  • 上传 2012.04.19 17:3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是《我的小伎俩》(简称《我伎俩》)其中的一名主持人,即在4·11国会选举中落马的金龙民(音,38岁,首尔芦原甲)和宣布停播的金九罗【音,本名金贤东(音),42岁】的共同点。他们因毒舌在网络节目中享有很高的人气,但最近却因为过去说过的那些粗话而遭到了围攻。有分析认为“大众渐渐对那些毫无实质的毒舌产生了反感”。

专家对名人的粗口风波分析称:“因为他们陷入了大众对刺激的‘钝感化’。”首尔大学教授郭锦珠(心理学)称:“虽然大众听到对批判对象的辱骂有一种自我满足的感觉。”

和精神宣泄感,但如果经常听,就会对这些刺激渐渐地变得迟钝,而追求更大的刺激。名人们被卷入这个漩涡中爆粗话实则是给自己埋下祸根。”因为他们不知道已经到了大众精神宣泄的极限。

专家还指出,尤其当毒舌或粗口涉及到社会弱者如女性、老人、亡者等敏感话题时,大众对此的反应会更加敏感。

郭教授解释称:“最近的粗口风波的共同点都是针对诸如女性、老人等弱者。对他们进行辱骂与对公众人士、政界人士、艺人进行辱骂不同,很容易遭到反感。”

还有分析认为因为粗口并无“实质内容”。西江大学教授罗恩暎(communication学)称:“毒舌只满足于发泄的作用,如果不能提出实际的议程,那么终将失去观众。大众最终还是会被‘agenda setting’型的内容所吸引。”

延世大学金用学教授(社会学)展望:“网络的自净能力也很强。最终能够保留下来的只有那些像外国一样以一定内容为基础的‘有品位的毒舌’。”

以毒舌和重口味的暴露吸引人气的《我伎俩》的没落就是个典型。Tweetmix (SNS分析企业)郑允浩(音,33岁)代表称:“统计了Twitter上以‘我伎俩’为关键词的链接,发现自去年11月达到顶峰之后,链接数大幅下降。可以看出《我伎俩》在社交网络(SNS)中人气受挫。”

这发生在去年11月10·26首尔市长补缺选结束之后。当时,在再·补选前后,《我伎俩》主持人们取笑大国家党(现新国家党)候选人罗卿瑗(49岁)前议员说:“罗候选人皮肤很好。江南顶级皮肤保养院有很多人都说‘是我创造了罗卿瑗’。”罗候选人因此陷入了1亿韩元皮肤诊所的争议之中,在选举之前苦苦奋战。郑代表表示:“当时,观众对《我伎俩》的关注达到了最高潮,分析那时链接数有很大增加。”

高丽大学教授玄宅洙(社会学)表示:“《我伎俩》在播放初期以‘罗卿瑗皮肤诊所之谜’和‘MB内谷洞私宅’等有实质内容的毒舌聚集了人气。但最近却毫无内容地耍嘴皮子,因为没能拿出新的内容而人气大跌。”

还有分析认为,对粗口的检验是一种流行。传播粗口者会成为大众在网络上的“人肉搜索”对象。KAIST(文化技术大学院)教授李元载(音)称:“相比过去公认的鉴证对象诸如论文剽窃、伪装转入等,粗口更有刺激性,谁都可以轻易批判。对于粗口的检验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毒舌与粗口

毒舌是指“损害他人利益或诽谤他人的凶狠、恶毒话语”,粗口是指“非常粗俗、鄙陋的话语”。如果毒舌毫无根据或超过了一定的度,很多情况下会演变成粗口。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