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周三)
部分地方政府财政破产之前没有获得支援,甚至无法支付职员工资
상태바
部分地方政府财政破产之前没有获得支援,甚至无法支付职员工资
  • 郑基焕•郑泳镇•柳吉勇(音) 记者
  • 上传 2012.04.06 15:2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仁川市4月5日表示,松岛国际都市已经放弃了想要申办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等国际机构的计划,理由是在因财政困难连职员工资都无法按时发放的情况下,没有余力去申办国际机构。申办国际机构的话,每处每年需要提供5亿~6亿韩元的援助。仁川市企划管理室长郑泰沃表示:“财政紧张,连人工费都令人担心,所以放弃了”,“桥梁等京仁亚拉(音)水路设施也因对维持·管理费感到负担,所以决定不予接管。”

地方政府的财政困难远超过人们之前的忧虑,甚至出现了流动性危机。尽管负债太多,家庭开支来源正在急剧减少,福祉负担却如同雪球一样袭来。

全国凭借本身收入无法支付职员们工资的地方政府多达38处,其中仅全南就有11处。全南康津郡本身年均收入为200余亿韩元,但是职员们的人工费就多达280余亿韩元。

税收丰厚的地方政府也正因胡乱的开发事业而陷入危机。因大规模的住宅开发等资金被套住的城南市2年前首次宣布延期偿付(moratorium,推迟支付),陷入了道德风险的责难之中。过度的负债正勒紧着地方政府的财政偿还能力。欠有2万4000亿韩元债务的大邱市今年仅本息就花费了4531亿韩元。花钱的地方增加了,但税收却正在减少。仁川富平区一般会计预算的60%为社会福祉费用,2011年因无法发放职员们3个月的工资而忙得手忙脚乱。 仁荷大学郑昌勋(音,行政学)教授指责称“基本上地方政府首脑的‘一件主义’正导致着财政破产”。

地方政府首脑为了获得选票而执迷于面子工程,同时地方议会无法切实予以监督。因轻轨项目而欠下5000亿韩元债务的京畿道龙仁市最近向政府申请发行4420亿韩元规模的地方债券。尽管金额超过了今年预算的30%,如果轻轨项目费(5159亿韩元)无法按时支付,龙仁市的财产将会被没收,成为首个被没收的政府财产。

京畿道华城市因2011年10月完工的综合竞技场而陷入财政破产危机。仅因想要建设特级竞技场本身的预算(2870亿韩元),过去数年间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困难之中。

福祉费用的增加也正在勒紧着喉咙。光州广域市南区政府2011年没能编排公务员工资,因为需要优先安排基础老龄退休金等福祉费用。京畿道曾决定今年向低收入层提供的出租住宅因没有资金,数量由800户减少至100户。

4月初,全国16位市·道知事们表示,“由于地方政府财政困难,婴幼儿无偿保育到6~7月便会中断”,敦促将其全部改为国库项目。随着国会于2011年末将0~2岁婴幼儿无偿保育对象由下游70%扩大至所有阶层,地方政府需要负担3279亿韩元的费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