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5日 (周三)
韩国国监明星回忆录
상태바
韩国国监明星回忆录
  • 金镇国 编辑局长代理
  • 上传 2008.10.18 09: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国政监察自1988年开始。那时,我们还对其报了很大的期望。中途因为维新改革有所中断,后借民主化之风而复活的国政监察中,仍然是在野党实力超过执政党的实力。权威主义政府丑陋的面孔慢慢暴露出来。国民愤怒了,也鼓掌欢呼了。

 采访的记者也相继来了劲头。那时见到的政治家是卢武铉、李海瓒、李相洙议员。劳动委员会因当年新组织的常任委而没什么人气可言。因为很明显,无法在别人面前炫耀,只会倍受民愿申请的煎熬。这时,新当选的议员们成为了国政监察和听证会的明星。其中有一人因为当时名声显赫,最终成了韩国的总统。因为当初那件事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最近的国监看起来都非常没意思了。

 仔细研究一下的话会发现那时候和现在的实际情况迥异。当时,社会各个角落都非常黑暗。感觉只要稍微碰一下就会流脓。对被认为非常神秘的权力层内部情况,国民也非常感兴趣。监察占据了每日报纸的头版头条和主要版面,还出现了明星。从这点上看,最近的议员们也许会有不满意。嘟噜着“现在要是能像那时候一样多好……。”

 但是,看一下最近国政监察的情况,一切都并非如此。那时他们准备得非常彻底。卢武铉议员曾因为向前总统全斗焕投扔人名牌,变得非常出名,但是这绝对不是空喊口号就能得到的。被称为“劳动委三剑客”的他们的参谋和秘书官也是全线出击,全面进行运营。其中有前部长柳时敏和上届政府的“386”秘书官们。只要进行国政监察的地方,即使是小城市的劳动事务所也要隔几天便全体出动去调查。和劳动者一起吃饭、睡觉、翻阅文件……翻出一些连负责该项业务几年的公务员也不知所云的事情去盘问,从而使其致歉和作出改善的承诺。若有当时的那股干劲,现在大米直接补贴金风波恐怕都要爆发数十次了。

 两金(金大中、金泳三)的竞争曾经也非常激烈。每天组织会议,对议员千叮咛万嘱咐。还威胁无任何成果的议员,会将该项工作成绩反映到议员候选人提名审查中去。三金(金大中、金泳三、金钟泌)政治虽倍受批判,但是至少现在政党领导人连这点都学不会。虽说并不是没有副作用,也有想通过曝光主义和一夜成名主义从中获取好处的政治人。有政治人四处散发报道资料,使其大规模炒作,仿佛该事件有多么巨大的不合理似的,但是议员甚至都不听对该事件的答复。原因在于他本人最清楚:听不听答辩都是无所谓的。为了解决民愿,还有忙碌的“拜佛族”。还有政治人只拿着相机乱拍。抽出电视转播的时间进行提问,剩余的提问在没有电视节目的时候重新提出。如今,对再进行3分钟还是再进行5分钟各方意见互不统一,这一点过去和现在都是一样。

 但是,那样的人早就消失了。只剩下不玩花样,真正要改变社会的议员,所以能完成更多的事情。经历这样的过程,韩国社会重新走上正轨。这是一道非常重要的程序,可以摘下权威主义的面具。

  成果也非常明显。但是,是否要重新进行一次这样的国政监察,这个问题需要三思。(如果重新进行一次这样的国政监察的话)时间紧迫,恐怕要机械地分割时间来进行。因为没有准备,所以有很多情况是不讲任何道理,耍赖皮,议员们在公职者面前耀武扬威,无视公职者人格,过分夸大自己的角色和作用的情况越来越多。东窗事发之时,不是要去解决,而是一窝蜂围过去,导致无法清醒集中的分析其中任何一个问题。世界瞬息万变,国会仅凭一年一次带有纪念活动性质的谈话秀是不行的。法案也同样。以前,一窝蜂而上一天处理数十件,甚至数百件。这种老作风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8月份,执政党和在野党协商之后成立的常任委常设小委可以应付该问题。只要合格准确经营,若有问题不论何时都可以索要资料进行追究、完善。当然,若没有国政监察这一手段,公务员会提供这些绝密情报吗?笔者对此表示怀疑和担忧。传唤证人一事也不容易。但是,政权交替的经验,便是去改变诸多问题。

 制度上无法控制的话,成立保障机构就好了。政治理解虽说不一样,但是国会自己单独传唤证人,制定严格的措施,严厉打击作伪证的人。随着时间推进,多接触这样的惯例,才能整顿现在低效率的制度。若在这一点上再进行改宪的话,就干脆把监查院直接搬到国会,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