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坪岛炮击事件后,金正男随即称“朝鲜清楚地知道韩国无法对抗的弱点”
상태바
延坪岛炮击事件后,金正男随即称“朝鲜清楚地知道韩国无法对抗的弱点”
  • 金玄基 驻东京记者,徐承煜 记者
  • 上传 2012.01.18 08: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月18日,包含金正男(41岁,去年12月去世的朝鲜国防委员长的长子)同日本记者来往的150封电子邮件和采访后期内容的书将在日本发行。该书的名称是《父亲金正日和我》,作者是《东京新闻》的编辑委员五味洋治(54岁)。

书中金正男提及了2010年11月23日由朝鲜引起的延坪岛炮击事件,这是其于11月25日发给五味委员的邮件中的内容。金正男写到“即使遭到攻击,韩国为了防止战争的扩大,可能也无法采取恰当的反击”,“朝鲜很清楚韩国的这个弱点,所以不论何时何地都会采取相似的攻击”,“此类事件(延坪岛攻击事件)的发生很令人担心”,“对朝鲜来说,可能有必要强化韩国西海五岛地区是交战地区的这一印象。朝鲜可能认为,这样可以赋予核持有国、先军政治等一切问题以正当性”。

2011年1月13日在澳门进行的采访中,金正男认为朝鲜弃核的可能性很低,他反问道“朝鲜的国力是来自于核的,在同美国对立的情况下,弃核的可能性不大,核持有国因外部压力而弃核的例子有过吗?”。他还谈及了2008年夏天其父金委员长患脑中风的情形。他说“2008年父亲病倒后,我拜访了法国的神经外科专家弗朗索瓦·格扎维·鲁(Francois-Xavier Roux)博士,这之后我回到平壤”,“弗朗索瓦·格扎维·鲁博士随即来到平壤,算是我将(父亲的)治疗托付给他”。

五味委员曾担任《东京新闻》驻首尔记者,2004年到北京赴任时在机场偶遇金正男,然后交换了名片。在那之后金正男发送了问候邮件,双方的对话也由此开始。但一段时间后联系中断,2010年10月后又重新开始对话。五味委员袒露称“初期往来了几次邮件后,和金正男的联系就断了,之后我也忘记了他的存在”,“但是看到2010年6月《中央日报》周日版《中央Sunday》在澳门对金正男的特别报道后,再次尝试并取得了联系”。因为那段时间失去了联系,所以没有对2010年3月发生的天安舰事件进行对话。

去年12月19日金委员长去世的消息被正式公布时,两人还互通了邮件。12月31日,金委员长的追悼式结束后,金正男透露出了想要明哲保身的意思。他说“在朝鲜,人死后的一百天为‘治丧期间’,在此期间如果传出什么(与我有关的)新闻,我的处境将会变得很不利”,“请您理解,因为朝鲜政权有可能给我带来危险”。但是在今年1月3日的邮件中,他用较强的语气批判了三代世袭,“绝对权力延续了37年,仅仅接受了两年左右的接班人教育的年轻人(金正恩)如何能将这种权力维持下去?对于这一点我表示怀疑”。这让感觉到不过半个月的时间,金正男的内心就产生了巨大的动摇。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