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9日 (周四)
[国际采访] 韩日联合应对中国崛起
상태바
[国际采访] 韩日联合应对中国崛起
  • 金焕永 记者
  • 上传 2008.10.13 10: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纽约巴德大学(Bard College)的客座教授伊奥恩·布鲁马( Ian Buruma ,56岁 )是专门的外交方面的刊物《外交政策》选出的“2008年世界100大学者”之一,同时他也是纽约《时代》杂志、《时代周刊》等众多有影响力的媒体的各领域专栏作家。为了解他对于东亚有关问题的见解,记者对他进行了电话采访。他在其著作《阿姆斯特丹的杀人事件》(2006年出版)一书中分析了荷兰社会中所具有的宽容精神。

- 宽容精神和民主主义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没有宽容精神就不可以称之为民主主义,但没有民主主义不一定等于没有宽容。”

- 以宽容出名的法国是否真的宽容?伊斯兰教信徒移民问题是否违背了宽容原则呢?

“法国是一个宽容的国家,不过国家理念中的世俗主义容易引起问题。法国并不承认特定宗教团体的集体权力问题,而法国的伊斯兰信徒却希望拥有集体性的权力。”

- 在宽容精神方面美国做得怎么样呢?

“在美国伊斯兰是宽容的对象,相反,矛盾常常在宗教人和非宗教人之间产生。认为宗教应该发挥更大作用的基督教信徒对于同样作为信徒的伊斯兰信徒是善意的。”

- 中国的崛起会不会威胁到美国对于世界的主导权呢?

“美国经济体制中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中国有着更严重的政治方面的问题。像中国一样进行统治的体制里面,人们的欲望会导致矛盾的产生。美国的衰退和中国的崛起不会像足球比赛中有得必有失的游戏一样,不过这种过程肯定会很混乱。”

- 因为中国的崛起,东亚的势力均衡被打破,您怎么看同样作为民主国家的韩国和日本的联合呢?

“那样的联合是非常需要的,我们不愿看到亚洲被一个国家支配的局面。不仅日本和韩国联合,美国也可以拉拢东南亚国家入伙,同时也可以起到防止日本右倾化的作用。欧洲的联合对于德国民主主义的发展也起到过积极的作用。”

- 那种联合不会“惹怒”中国吗?

“那取决于如何联合,不能带有反对中国的性质。因为必须肯定的是中国也和作为民主国家的日本和韩国有着共同的利益。”

- 日本缺乏对于过去自己因战争犯下的罪行的反思,这是韩日联合中一个比较大的障碍。在这一点上,日本和德国不同。您怎么看呢?

“在德国存在着权力的交替,但是在日本当年帝国主义时期的官僚大部门都保持原位。日本现在存在着没有解决过去历史问题的政治问题,因为有这种罪意识的左翼人士只占少数。”

- 韩国和日本今后在政治方面会怎么样?

“韩国的政治会更健康。韩国政治的未来非常美好的原因在于政党之间的轮流执政。20世纪70年代,其他国家人们都认为仅仅谈论儒教文化的韩国想实现民主主义的话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是现在韩国已经民主化了。日本在政治上还处于囿于政治框架现象的状况,如果没有发生真正的权力转移的话,官僚的权力自然而然就会更强。”

- 对于韩半岛统一您是怎么看的?

“如果朝鲜政权崩溃的话,统一可以很快实现。但统一不是韩国一个国家能完成的,需要日本、中国和美国的协助。在韩国内部有认为日本和美国不希望韩半岛统一的这种认识。其实美国和日本希望的是不威胁地区稳定的‘有秩序的统一’,并不是反对统一本身。而中国则希望保持现状。”

- 谁当选美国总统对韩国最有利呢?

“不管谁当选总统,韩美、朝美关系都不会有政策上的变化,两位候选人政策的差别仅仅在于陈述修辞的问题上。不过如果奥巴马当选的话能够改善美国在韩国人民中的形象。麦凯虽有些强硬,但这只不过是语言修辞上的差别罢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