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8日 (周四)
大选参选者的必需条件
상태바
大选参选者的必需条件
  • 文正仁 延世大学政治外交学系教授
  • 上传 2012.01.02 15: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迎接壬辰年新年的同时,原本应该满怀期待和希望,但对于迎面而来的不确定性的沉重担心却占据了内心。这是因为包括韩国在内的周边主要国家在新的一年都将迎来领导层的变化。如果将外交看做是内治的延续,根据政治领导者的变化,外交行动也必将有所不同。这势必将给韩半岛和东北亚地缘政治构图带来巨大而明显的影响。因为金正日国防委员长的去世使得朝鲜已经开始了变化。继承了绝对权力的30岁年轻人金正恩是否将核武器作为背水阵继续先军政治,还是为了获得民心而采取先经济路线,他的选择将成为未来东北亚政局的核心变数。如果奥巴马总统赢得11月的美国大选,韩国还能预测白宫的韩半岛政策,但是如果是金里奇或罗姆尼等共和党强硬派候选人胜利,情况就会大为不同。无法预测的对峙局面将在东北亚展开。中国也是一样。虽然习近平的担任下届主席已经接近于既成事实,但是他是否会将标榜和平发展和韬光养晦致力于经济发展,根据有所作为的道理,他是否会将强化军力作为新的国政目标仍然是个未知数。

越是不明确的情况就越需要柔和而聪明的战略。但任期末的李明博政府能做的事似乎并不多,因为现在并不是草率地逞一时的贪心而制定大转换的时期。李明博政府应该做的事是阻止现状的进一步恶化,并为了把给下届政府施加的负担最小化而尽可能实现外交行动的最大值化。但这些事情反而是12月赢得大选的候选人所应该做的事情。决定韩半岛未来100年的选择就在眼前,将未来的蓝图和大战略呈现在国民眼前是当选者必须要做的事情。在巨变的安保情况中,韩国所必须的战略究竟是什么呢?首先就是重新整理韩朝关系。朝鲜的变化现在已经成为了事实,韩国必须以此为机会寻找新的开始。回顾历史,韩朝关系得到改善的时候都是韩国行使外交主导权的时候。虽然我们不能忘记天安舰和延坪岛事件,但也不能被其绑为人质。仅仅依靠反思的应对和惩戒的决心是无法掀开和平之章的。

韩国有必要在解决金刚山观光问题、展开人道主义支援、特别是粮食支援的同时扩大韩朝的交流合作。无核化和建立军事信赖等疑难问题在这一过程中也将得到解决,因为在超越对峙和怀疑、实现和解与合作的过程中,信赖构筑与和平共存将自然而然地得到实现。韩国关系改善之所以重要的又一个原因是能够为韩国创造均衡外交的空间。韩朝越是出于对抗,韩美同盟就不可避免地需要更加巩固,但如果韩朝间恢复和解与合作,韩国就能摆脱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进行二选一选择的外交局限。因为这将为韩国带来既保持韩美同盟、又深化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的契机。而通过此举,韩国还将能够通过软均衡者(soft balancer)来发挥地区内多方安保合作体系构筑的主导性作用预期。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Global Korea”的意义。韩国不会通过召开几个国际会议就突然提高了韩国的国格和国家品牌。大量出口核电站和防卫产业物资更不能使国际社会对韩国更加尊敬。将宝全部压在韩美战略同盟上、参加澳大利亚的军事演习、发展同以色列的战略伙伴关系或在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的问题中投弃权票都不是21世纪韩国的国际政治战略。

韩国必须以新的想法解决问题,并具备提前揭示国际社会走向的智慧方案。为此。最重要的就是思想的转换。如果韩国不想成为仅狭隘考虑短期利益的外围中等国家,就必须变身成为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财产的贡献国家。同时,韩国还必须不能忘记与此相应的品味、谦虚和谨慎等品德。因为分成保守和进步两派的政治资源被浪费和丢弃,所以韩半岛今年所面对的现实并不乐观。不确定性时代已经近在眼前了。我深信,通过国民性协议创造出对此进行管理的智慧的领导力是所有参选人必须认真考虑的必需条件。我期待着各位的奋发图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