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金正日的“被预告的死亡”更加令人惊慌?
상태바
为何金正日的“被预告的死亡”更加令人惊慌?
  • 裴泳大 文化运动部门次长
  • 上传 2011.12.28 14: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即使已经有“被预告的死亡”,仍然像是突发状况一样。2008年因脑中风倒下之后,有关他还能活3年还是5年的预测众说纷纭。虽然3年的预测算是预测对了,但是通过朝鲜金正日国防委员长的逝世,我们似乎可以从多个角度看出韩国社会的水准。直到12月19日下午逝世事实才迟迟被告知,让人不得不感到惊慌。虽然之前担心其年仅29岁的儿子金正恩的“世袭政治”会出现混乱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反而是出现了各种将会平稳过渡的观测,使得大家的惊慌感有所缓解,但这种惊慌感却开始被新的疑惧心所代替。这同韩国了解多少有关朝鲜的信息及知识息息相关。

曾向国内主要出版社的几位主编询问是否有编纂过值得阅读的有关金正日的书籍,但得到的回答基本上都是虽然想要出版书籍,却因为没能找到合适的作者而没能出版。金正日专家也很少,而国内由于进步及保守理念各自分庭抗礼是更严重的问题。例如,曾表示要出版国内作家编撰的《金正日评传》时,没有能让大多数读者相信“这本书包含了值得信赖的金正日相关的书籍”的自信感。虽然想在海外找到《金正日评传》的作者,但是不仅是朝鲜,就连寻找涉猎美国、中国等现代史的作者也非常困难。

谈到朝鲜信息的相关问题,就不得不提到金正日长子金正男的相关报道。当听到同现有知识豁然相反的消息时感到的惊慌就属于这种情况。有报道称,金正男并非如韩国熟知的“淘汰的名牌族”,而是负责管理金正日统制资金的人物。这是金大中政府时期曾担任总统秘书室国情情况室长的《世界及东北亚和平论坛》代表张诚珉接受《中央SUNDAY》(12月25日)采访时所述的内容。关于金正男的身份,张代表的证言似乎既具体又具说服力,向几位朝鲜专家进行了询问,部分人回答得言辞谨慎,部分人做出了有那种可能性的反应,部分人表示即使金正男担任那样的角色,其比重也并不会很大。

朝鲜本来就是闭塞性的集团,很难将其内部构造了解得一清二楚。连续多年将从金正日前任料理师处听取朝鲜权力内幕视为重要的情报出处的现象也可以理解,但是事实及错误的距离相差太大将会产生问题。似乎需要回顾这种差异是否是由理念的先入为主而引起的。对同自己不同的意见充耳不问已是惯行,也有可能将错误当做事实。而且一年即将过去,希望能在需要解开的矛盾及课题堆积如山的新的一年里营造更加重视事实本身的氛围。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