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轰鸣
상태바
历史的轰鸣
  • 朴普均 大记者
  • 上传 2011.12.21 17: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历史的发展如闪电般。处于转折点的历史突如其来,浩浩荡荡的行进令人难以预测。绝对权力体制的变化仿佛电光火石一般,不知道某一天就突然降临了。对于历史的预测和展望,只有神才能做得到。人类的预测只停留在模糊的征兆和难得的偶然巧合的水平上。

铁拳统治者的变故很荒诞。历史经验突然就成了虚妄的收场。朝鲜金日成主席的去世突如其来,金正日国防委员长也突然离世。他是在列车上过劳死的。他的死亡微不足道而又不自然。这与他生前压倒性的、“大胆的首领”的权力形成了鲜明对比。

柏林墙的倒塌藐视了人类的观察,这是西德的领导人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 )总理从担任开始,便开始对东德进行了观察。他曾经反驳了东德体制剧变的可能性。在东德体制崩溃(1989年11月)前两周他还那么说。勃兰特曾说:“韩半岛要先于德国实现统一。”但柏林墙就突然在某个瞬间倒塌了。历史的轰鸣毫无征兆,崩溃之后迎来的是统一。

阿拉伯之春也在历史的预料之外。阿拉伯的民主化没有任何预告。认为伊斯兰文化和民主革命不可共存的看法曾经占优势,但埃及的独裁者穆巴拉克(Mubarak)倒下了,利比亚的卡扎菲(Gaddafi)也不得善终。历史就是让各种不可能成为可能。

宣布金正日死亡是一场古典电影。死亡的机密和隐瞒,正常电视节目的停播,穿着黑色丧服的播音员的登场,夹杂着悲痛和呐喊的声音,还有那葬送曲与合唱。前苏联(俄罗斯)统治者去世时总是这样的。

朝鲜将金正日的死讯隐瞒了51小时30分钟,这在共产独裁历史上创下了最长的纪录。这在21世纪,不能不说是个诡异和独特的场景,但这样的场面已经是最后一次了。金正日的死亡意味着怪异的封闭体制的完结。

金正恩的领导将会是金正日模式的重复,他将忠于其父规划的世袭设计图纸。17年前金正日的权力运用正是遗训统治。遗训的学习效果是确保忠诚的有用性。金正恩体制将集中在对遗训要素的重新组合上和美化形象上。

朝鲜的军队和党领导层当下暂时选择维持现状。维持现状便是集结在金正恩的世袭构图周围。脱离金日成首领的家族是冒险的,为此,朝鲜体制在短期内可能不会出现混乱,但该体制的根基却不牢固。

金正日的死是朝鲜的危机。金正恩的世袭原本会在2012年完成,即所谓的强盛大国元年,也就是金日成诞辰100周年的明年。在三代世袭全部完成之前,金正日便去世了。29岁的金正恩体制存在诸多明显的局限,这与金日成去世的时候不同。那时,接班人金正日掌握着主要权力部门。1990年,朝鲜转换成了金日成-金正日共同政权的体制。

金正恩的权力课程是速成的,权力的根基并不牢固。未完成和不周到导致了其将依附于集团体制,可能会上演监护、摄政、垂帘听政的形态。这提高了统治体系的流动性。在这样的情况下,权力将会朝着自身的运动原理发展。权力是不可分享的,权利的分割会导致矛盾和暗斗。苏联的斯大林、中国的毛泽东去世之后都发生了激烈的权力斗争。朝鲜的经济已经破产,民心不安,挣扎在饥饿之中。这是金正恩体制的将来越发难走的要素之一。

韩半岛正处于一个激烈的转折点上。周边4强开始了影响力竞争,中国首当其冲。中国是金正日的支持者,现在自称是“金正日之后”的保护人。金正日的去世是历史性的机会,李明博(MB)总统正站在机会的中央。过去的4年间,MB政权的对朝政策是压迫与说服,要求朝鲜先弃核,再对其进行支援。这样的压迫给金正日造成了压力。金正日曾摸索着出路,但是因为过于频繁地访问中国导致了健康的恶化。

朝鲜目前陷入了历史的漩涡之中。剧变事态发生的可能性也不断增大。体制崩溃、大量脱北,权力暗斗、武力挑衅的可能尚且存在。漩涡的终点目前还无法断言,人们能做地只有做好准备去应对。

准备的出发点是韩半岛的主人翁意识。韩国应当谋划朝鲜的未来 。在MB的领导中,应强化主导命运的历史认识,并且迫切需要历史的洞察力和勇气。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