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的朝鲜人期待变化”
상태바
“我所见的朝鲜人期待变化”
  • 沈瑞贤(音) 记者
  • 上传 2011.12.20 14:1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平壤度过7年,在首尔度过19年,还促成了2002年大国家党非常对策委员长朴槿惠和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的会晤,金大中前总统去世后公开的“回归9·19”演讲稿中也曾提及其名……这是欧盟驻韩商会(EUCCK)会长张扎克·格罗哈(音)的履历。他是体验了分裂的韩朝生活的“韩半岛通”法国人,曾工作于法国农业食品部,后前往中国研修,被提拔为负责朝鲜地下资源出口业务的香港北亚咨询公司社长,从1986年至1992年底在平壤生活。

12月19日,在首尔乙支路欧盟驻韩商会办公室,笔者拜访了他,听取他对金正日委员长去世后朝鲜经济的展望和韩朝经济合作关系变化与否的观点。他断言道:“朝鲜人没有被洗脑,期待着变化”,“朝鲜政府领导人迅速理解了资本主义,只是至今没有使用这工具”。下面是对他的采访。

-今后朝鲜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金正恩将会正式继任领导人。温和地进行权力移交是他们的目标。金正恩年纪还小,经验较少,因此张成泽等人已经在金正恩的背后准备着。支持金正恩的团队已经形成,将会平息内部骚动,开展权力移交工作。”

-您对韩朝关系和经济合作有何展望?

“从长期来看,我预计韩朝也许会走向更加正常的关系(Normal Relation),但是我不认为马上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可以在不发生巨大混乱就实现软着陆,朝鲜自己也希望如此,这是根据金正日背后团队的力量。这可能是走向友好关系的转折点。”

-此前所见的朝鲜政府领导人怎么样?是理解市场和资本主义的人吗?

“当然,他们是水平非常高的知识分子。无论是技术者还是经济学者,对资本主义的理解非常迅速。只是使用长久以来的道具。他们中间似乎大多希望利用资本主义,只是没有使用的机会。不过知识充足,如果知道的话,当机会来临时,不就可以利用了吗?当然朝鲜是完全的欠发达国家,没有市场经济的经验,如果想实施资本主义,还需要更多的教育和训练。”

-朝鲜人经常向您询问关于资本主义和市场的事情吗?

“如果欧盟驻韩商会举办研讨会,朝鲜知识分子经常会聚集,提许多问题。少数人对外部信息具有非常大的热情。朝鲜也使用手机,也看韩剧。他们认为接触国外的事物是件很不错的事情。”

-听说平壤的富有阶层也使用香奈儿包包?

“当然,朝鲜也有富有阶层(奢侈族)。如果没有人享受利益,体制当然难以维持。但是他们都过着与普通大众非常分离的生活。”

-欧洲企业今后会更多地进军朝鲜吗?

“随着2000年朝鲜开放,开城掀起了热潮。随着韩朝关系僵化,现在欧洲企业活动已经停滞几年了。因为朝鲜是进行‘非理性行动’的国家,信任不足。应当怀着长期的前景来投资,像现在这样的话,真的是‘赌博’。投资是不能强求的,但是保持关注吧。对于朝鲜丰富的人力和资源,都表现出很大的关注。朝鲜政府也切实希望升级现在落后的产业。”

-朝鲜领导层也希望变化吗?

“是的,他们希望变化。他们是期待机会的人,只是不是先行者。他们绝对不是首先行动的人,他们是关注的人。他们没有被洗脑,可能是像那样行动。”

-朴槿惠非常对策委员长和金正日委员长的会晤是如何成功举行的呢?

“这已经是9年前的事情了。韩朝国际关系与现在不同,那时是DJ政府时期,政府政策也不同,当时产业话题也经常进行。他们的会晤通过非常长的过程终于实现了。此前累积信任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在时间上来看是恰当的。正式准备的时间有6个月左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