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朝吊唁,并非一定要阻止
상태바
对朝吊唁,并非一定要阻止
  • 李哲浩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1.12.20 14: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昨天,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去世的消息传开之后,试探了韩美情报当局的反应。韩国国情院高层官员称“事先并未收到任何情报”。位于首尔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官员也称“我们事先并未发现任何征兆”。简言之,大家对此一无所知。这与金日成主席去世时如出一辙。当时青瓦台秘书室长与安全企划部长还休闲自得地说“听朝鲜12点的重大新闻发布后一起吃午饭吧”,但听到这消息后犹如晴空霹雳一般,给人当头一棒。这17年的时间里,对朝情报战究竟取得了何种发展,简直让人颜面扫地。

韩美情报当局事后才开始姗姗来迟地展开分析。共同认为“好在是在金正日委员长去世52个小时后公开的消息,这点令人欣慰”。比起金日成主席去世后32个小时发布消息,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发布得比较晚,但就独裁国家而言,这依旧已经算是很快的速度了。情报当局分析称“这表明朝鲜权力层的内部纷争并非如预想的那样严重”。金委员长用了20年的时间来奠定他的继承人构想,相比之下,中央军委副委员长金正恩被内定为接班人才不到两年的时间,这点也有待考虑。韩美情报当局展望未来称“就现在而言,金正恩副委员长想要独自掌权还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因为金正恩现时还不到30岁,除去“血统”,领导能力还并未获得认证。

让韩美情报当局特别关注的人物有5位。拥有广泛关系网的张成泽·金敬姬夫妇与掌握金正日房间“门把手”权利的金玉,还有军方一把手李永浩(音)与金永哲(音)。权力斗争是看不见血泪的斗争,它已拥有悠久的历史。虽然朝鲜国家电视台李春熙(音)播音员哽咽着播报说“我们将跟随贤明的金正恩同志的领导……”,但他实际只是形式上的领导者。现在看来,他若想掌握实权,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某种程度预测来说,朝鲜极有可能在今后跌入难以深层预测的不安定局面中。

而韩国社会围绕吊唁问题已有产生分歧的征兆。虽然伤心欲绝哭天喊地的主思派令人寒心,但他们“我们的心愿是统一”的感性应对方式也是警惕的对象。事实上这期间韩国社会依旧被韩朝统一的瑰丽梦想所支配。但是首尔大学安祥薰教授指出“朝鲜的急速崩溃将是一场灾难”。韩国宪法第三条明确指出“韩国领土由韩半岛及其附属岛屿构成”。如果完成统一,朝鲜居民将自动拥有韩国国民资格。如果想要阻止他,付诸宪法诉讼,必然百战百败。安教授表示“这意味着以每月最高达71万8846韩元来支援2人的标准,基础生活供需对象人口将增加1000万以上”,他反问称“已经做好了每年用超过25%的预算即86万亿韩元来负担这部分支出的准备了吗”。

冷静权衡来看,朝鲜既是敌对势力,同时也是必须安稳管理的对象。此外,我们还应该意识到谋求韩半岛稳定的周边大国。现在韩国有必要将焦点放在金委员长死后如何将朝鲜引导到去核化和改革开放的道路上来。当然,一想到天安舰、延坪岛事件,内心依旧觉得可恨,三代世袭也让人很不满意,但应区分政治问题与外交问题。比起情绪化,现在更是应该理性对待。笔者认为,必要时从外交层面对朝鲜吊唁也是一大办法。

从国民情绪上来看,政府层面的吊唁分明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私人层面的吊唁程度或许是可以容许的。朝鲜在金大中前大总统去世时派遣了吊唁团,卢武铉前大总统去世时也发表了吊唁电文。如果李姬镐女士与权良淑女士希望进行对朝吊唁,也并非一定要阻止。这符合宪法第4条中所说的“韩国立足于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推进和平统一政策”这一说法。俗话说,老鼠也不能被一个洞困住了自己的一生。我们不能把一个国家的命运搭在从北或对北强硬这一独径上。这让人想起了泰米尔的谚语,“两个人的友情也需要一个人的忍耐”。也许现在就是韩国对朝鲜应该发挥忍耐的时候。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