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日本大使馆前的少女像和慰安妇问题
상태바
日本大使馆前的少女像和慰安妇问题
  • 金永熙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1.12.16 13: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零下4度的严寒中,13岁少女在马路对面凝视日本大使馆。咬紧牙关,双手握拳放于膝上,笔直坐立,向着将自己多梦人生撕成碎片的国家的大使馆水平投去视线。这是强咽下绝望和愤怒的表情。在少女的左肩,有一只鸟停留,这是象征自由与和平的鸟。胸上的蝴蝶意味着重生。重生为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不受践踏的新生命,这是所有慰安妇出身的妇女血泪的愿望。依照制作少女像的雕塑家金云成(音)的制作意图,给人丝丝的感动。在少女的双足之上,缠绕着毛围巾,右边的空椅子放着一束鲜花。虽然像是超现实,却是真正的现实。1992年开始的慰安妇老奶奶在日本大使馆前周三集会迎来第1000回,以市民捐款制作的青铜少女像的名字是“和平碑”。

应当正确解读少女像讯息的日本政府却向韩国政府要求拆除少女像。日本列举维也纳合约中保护外国公馆安全和品位的义务规定,提出无稽的要求。少女像对于日本帝国人神共愤野蛮行径没有半句谴责的话,比起日本人践踏慰安妇人类尊严的事实来,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大使馆的安全和品位。

少女像在此,没有威胁日本大使馆的安全,也没有有损其品位,对于拆除少女像的要求,韩国政府当然拒绝。虽然政府的官方立场是少女像没有政府的参与,完全是以市民捐款修建,无法要求拆除。但是撇开外交修辞,在此树立和平碑是慰安妇老奶奶和市民的合法权利和意志表达,这是政府无法插手的问题。

已经去世的慰安妇出身的老奶奶和幸存者向日本政府提出了三个要求。日本政府向韩国妇女承认犯下的罪行、公开道歉、给予法律赔偿。仅仅如此而已。可是内心偏狭的日本人认为在1965年韩日建交时两国间签署了请求权协定,殖民统治的所有问题都已经清算,立场坚定。可是除日本外的世界舆论认为,日本政府仍然没有对慰安妇尽到责任。国际劳工组织(ILO)1996年敦促日本赔偿,美国和欧洲议会通过敦促解决慰安妇问题的决议案,这是对慰安妇问题尚未解决,对于韩国、台湾和菲律宾等亚洲妇女来说,日本帝国主义所犯的野蛮行径仍然没有清算的庄严审判。更重要的是,这是依据成为普遍人权源泉的自然法,人类良心法庭所下的审判。

慰安妇出身的老奶奶中,幸存者现在还剩63名。她们都是超高龄。时间紧迫。现在对于她们来说,重要的不是金钱的补偿,而是日本政府真诚的道歉。她们想听到一句道歉,哪怕是象征性的,重拾作为前线性奴隶而被糟蹋的女性的尊严,结束抱憾的一生。拒绝这样要求的国家怎么会受到文化发达国家、经济大国、亚洲强者的待遇呢?

韩国政府依据1965年请求权协定第三条第一项,向日本提议慰安妇问题相关的协议。如果日本拒绝的话,将按照第三条第二项规定履行第三方仲裁程序。可是日本如果不回应的话,将难以成事。最好的方法是周末访日的李明博总统向日本首相要求大度决断取得成果。宪法裁判所判定,政府在解决慰安妇赔偿问题上如果不尽全力就是违宪,这样的判决应当尊重。

作为日本来说,解开亚洲人对于该问题的感情纠葛,放下道德负担,是符合国家利益的。这是经济大国的道德责任。停战以后至20世纪90年代初的冷战期间,慰安妇等人类问题被安全的重任所排挤,没有进行正常的讨论。可是冷战以后的世界应当将生活质量和人类的权利及尊严放在政策和谈论的首位。如果日本忽视这样的时代变化,像现在这样的话,定会继续孤立中的沉默和漂流。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