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写在辛亥革命100周年
상태바
写在辛亥革命100周年
  • 芮荣俊 中央SUNDA次长
  • 上传 2011.10.12 15: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正如列宁和切格瓦拉一样,孙文也在革命活动期间长期亡命海外。1914年,他从东京卷土重来。他寄居在从事当时最尖端产业电影业的巨富梅屋庄吉家里躲避刺客的袭击,并把那里当做与同志们联络的据点。从未有一刻为革命停止燃烧热情的他突然染上了热病,茶饭不思。这是从他的秘书宋庆龄突然回上海之后开始的。很能察言观色的梅屋夫妇看穿了闷闷不乐的孙文的心思。“如果与年纪相差很多几乎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宋庆龄结婚,别说会影响革命了,还会缩短你的寿命。”“如果能和宋庆龄结缘,即使明天就让我去死也了无遗憾。”了解到孙文真心的梅屋夫妇派人去上海转达了孙文的意思。宋庆龄重新回到了东京,两人在梅屋的住宅结下了夫妻之缘。克服了27岁年龄差异的世纪浪漫姻缘就是由此开始的。孙文的妻子宋庆龄后来还成了新中国的副主席。

孙文欠梅屋的人情还不仅仅只有爱情问题。“君举兵我举财。”梅屋将相当于如今1万亿日元的巨额财产用作革命资金,投入购买武器、建设机场。除了梅屋之外,孙文还受到了很多日本同志的帮助。在他30逾年的革命生涯中有三分之一的时光都是在日本度过的。看着亚洲最先成功实现近代化的日本,孙文摸索着中国的未来。他的思想逐渐发展成为联合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受压迫民族,共同抵制西方帝国主义的“大亚洲主义”。然而,日本却妄想着在字面上相近而实质上完全相反的的“大东亚共荣”,开始侵略大陆。这样的日本使孙文有一种遭受背叛的感觉。1924年11月,在日本神户举行的他生命中最后的大众演讲上他如是叱责道:“日本是想成为西方霸权的走狗还是要成为东方王道的干城,请你们自己好好选择。”

前天,在挂有孙文大幅抽象画的北京人民大会堂上,中国领导人们齐聚一堂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在过去的100年时间里,曾是近代劣等生的中国超越了模范生日本,并坐上了仅次于美国的位置。但是,看到中国崛起的周边国家眼中满是不安。就像孙文谴责的日本帝国主义一样,今天的中国会不会也走上霸权的道路呢?地下的孙文又会对此作何想法呢?会为在100年之后登上G2位置的中华民族的复兴感到欣慰,还是会担心中国走上霸权道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