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2日 (周四)
邓小平“南朝鲜领导小组”的真面目
상태바
邓小平“南朝鲜领导小组”的真面目
  • 刘尚哲 记者,申庚振 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 上传 2011.08.23 10:3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外交是背负着记录和先例的重量而存在的。考虑到这一点,代号为‘东海项目’的韩中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交涉既有成果,也存在很大的遗憾。”在迎来韩中建交19周年的8月24日,首尔大学政治外交学系教授郑在浩(51岁)出版了《中国的崛起和韩半岛的未来》(首尔大学出版文化院)一书,并在书中做出了如上评价。郑教授对韩中建交的交涉过程进行了周密分析,他表示:“在韩中建交交涉的细节上,韩国有些着急,存在准备不足的方面。”

郑教授认为,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58岁)去年把韩国战争称为“反抗侵略的正义之战”也是因为“韩国与中国在建交谈判的过程中,没有走好两国关系的第一步,致使这种影响持续到现在”。

郑教授还指出,韩中建交的情况也并非公众之前所了解的那样先由韩国提出请求然后中国接受,而相当一部分属于韩国被中国的需要和战略牵着鼻子走。首先,中国所做的准备早于韩国,而且十分缜密。从提出“北方政策”的卢泰愚政权上台之前的1983年开始,中国已经考虑改善与韩国的关系,开始大幅扩充韩国语要员。1989年5月,依照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指示,成立了全权负责韩国相关政策的“南朝鲜领导小组”。迄今为止只公开了一部分的这个小组的成员们都来头不小,受到大家的关注。小组组长由田纪云副总理兼政治局委员担任。另外,军方的实力派人物叶剑英的儿子岳枫(原名叶选宁)、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等现役军人也是小组成员。“太子党”出身的现役军人进入小组是为了保障彻底的保安,而且就算是朝鲜利用中国军方内部的亲朝势力妨碍韩中建交工作的开展,还可以利用这些人予以缓解”。这表明中国领导层曾十分周密地计划改善与韩国的关系。

中国十分渴望与韩国建交,但在时机成熟之前一直掩饰自己的真正意图,安心等待。1988年,把韩中建交作为总统大选承诺的卢泰愚总统在就任后曾多次向中国示好,但中国没有做出回应。等韩国很多以特使自居的人物提出以经济援助为条件接踵而至时,中国的元老薄一波还曾讽刺1990年访华的经济首席秘书官金钟仁说“看你们的做法,真是只打雷不下雨啊”。中国采取实际行动是在1991年年末朝鲜和韩国加入联合国之后。中国担心与分裂国家建交可能会对台湾建交问题的处理留下把柄,所以直到两岸关系和朝韩关系很难再联系在一起之后才积极出面促成建交。

1992年9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卢泰愚总统于29日下午与中国共产党总书记江泽民举行会谈。[中央图片]
在实际的交涉过程中,中国的手段也十分娴熟。总是一副“时间站在中国这边”的立场,不慌不忙地参与协商。中国的谈判代表、本部大使张瑞杰是抱着达成谈判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心态坐在谈判桌前的。但韩国的立场就像协商代表权丙铉回忆的那样“为了在卢泰愚总统任期结束前的几个月完成北方外交的点睛之笔,急于促成两国建交”,有些操之过急。就像张瑞杰大使说的那样,“第一次会谈结束后,我感觉建交可能要比预想的快”。在整个交涉过程中,急于在卢泰愚总统任期内完成建交和国事访问的韩国只能被中国的慢步调牵制。

其结果是,在具体的协商过程中,韩国难以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1992年6月2日至3日在北京举行的第2次预备会谈上,韩国代表团要求中国▶调整偏向朝鲜的政策▶停止向朝鲜提供攻击性武器▶明确表示支持韩半岛无核化▶对中国参加韩国战争的原因做出解释▶对《朝中友好合作及相互援助条约》进行说明等。相反,中国则一直要求韩国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同时断绝与台湾所有的正式关系,统一归还台湾财产等。对此,郑教授惋惜道:“与中国相比,当时韩方的要求事项不是比较抽象就是不太具体,这使得中国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根据情况做出恰当的应对”。对于韩国战争参战问题,中国只是口头表示这是过去“令人遗憾”的事情,并没有留在正式记录中。媒体报道也认为这样说也过得去,达成了妥协。但在建交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吴建民在面对“是否曾为韩国战争道歉”的记者提问时,他回答说“此事毫无根据”。这最终变成了没有记录的协议。

建交过程中的遗憾遇到了最近中国的崛起与韩国陷入严重的战略性进退两难的境地。在韩美全面同盟与韩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韩国可以选择的战略性对策是什么呢?郑教授在自己的新书《中国的崛起和韩半岛的未来》中,给出了韩国可以选择的10种版本(参照图表内容)。其中,他指出“在美国和中国的战略利害关系能接受的范围内,不看情况而是根据具体问题公开且始终如一地坚持韩国立场的‘具体问题具体对待’,或者以出色的外交能力为基础的‘风险分散战略(hedging,两边倒)’才是韩国明智的选择”。比如说,对美国主导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计划保留立场,同时尽量使韩国大使出席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等方式。这也是为了在美国与中国之间围绕台湾海峡或南中国海问题爆发纷争时免遭“连累”所必须做的努力。

郑教授指出,为成功实现这一目标,盲目的乐观论不可取,更应该建立在慎重论的基础上,“需要在清醒地理解和准备的基础上进行灵活应对的明敏外交”。也就是说,需要第2、第3个徐熙。

☞东海项目

1992年4月至8月24日,为使韩中邦交正常化,在韩中正式建交之前秘密进行的交涉行动代号。正式的建交交涉是在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提议后拉开序幕的。关于建交谈判一事,中国提出以“秘密进行”为条件。对此,为防止曾为韩国盟国的台湾出面进行妨碍,韩国没有使用距中国较近的黄海而改用“东海”这个名称伪装了计划。东海项目的领导机构是由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官金宗辉、外务长官李相玉、安全企划部第二次长金弘培组成的“3方会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