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5日 (周日)
在挪威恐怖事件中有76人死亡,但没有找替罪羊
상태바
在挪威恐怖事件中有76人死亡,但没有找替罪羊
  • 李相谚•李贤泽 记者
  • 上传 2011.07.29 08: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很多哥哥姐姐死了,可能是因为我的原因。如果我去别的国家就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吗?”

这是一位伊斯兰移民二代少女索菲亚(音,13岁)写的打动挪威国民心弦的文章。这是在连锁恐怖事件制造者——安岱德斯·贝灵·布雷维克(音,32岁)称作案动机是“要赶走伊斯兰信徒”后索菲亚做出的反应。当地日报《Dagbladet》称,挪威市民们给索菲亚回复说“我们需要你”、“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所有大人们的责任”。 这是布雷维克恐怖事件造成76人死亡的挪威的一个断面。

在惨剧发生的第6天,所有的挪威国民都在讲犯罪团伙的连带责任和一起分担痛苦,展现出了团结一心的面貌。我们很难看到他们找替罪羊转嫁责任的意图。这是将国家性的惨祸当作国民和谐的契机的先进市民意识。也没有听到有人指责主办了造成68人死亡的青少年野营的执政党——劳动党的青年委员会(AUF),委员长艾斯切尔·佩德森(音)走到哪里都能够听到鼓励的掌声。一位市民表示:“这是为了不让他陷入自责。”

抨击警方、称他们到达现场迟缓导致死伤增加的也是外国媒体,而不是当地媒体。知名日报《阿普坎普斯刊(音)》的记者马勒提恩·克里斯陶派勒塞恩(音)解释说:“国民们相信警方尽了全力。虽然准备不足是事实,但国民们认为这不能完全归咎于警方。”他补充说:“媒体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不能让特定集团成为替罪羊。”

市民们用鲜花抚慰悲伤和痛苦,希望用鲜花来净化自己的感情。7月25日,超过挪威首都奥斯陆三分之一人口的20万人一起手拿鲜花,聚集在了市政府广场。在炸弹恐怖事件发生地附近的滔亩其勒凯(音)教会前院被市民们带来的数十万朵鲜花覆盖了。因为连日来有数万人手持鲜花来到这里,“花田”的规模日渐扩大了。

挪威政府没有急忙出面收场。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事件发生5天后的27日才首次发布应对方案,称要建立范国家性层面的委员会,对事件进行总体的调查和分析。这是要进行根本性的处置,而不是采取一时的措施。

挪威领导人拿出的姿态是要将不幸作为加强国家团结的契机。

挪威首相称:“我们给恐怖分子的回答应该是更好的民主主义和更大的开放性。”哈拉尔五世(Harald Ⅴ)国王的儿子哈康(Haakon)王子访问了伊斯兰寺院,减少了他们的不安。挪威伊斯兰委员会秘书长麦合塔布·阿普萨勒(音)回答说:“不能够因为这件事发生宗教性的反目。”

奥斯陆(Oslo)大学教授拉根巴尔德·卡尔莱贝勒格(音,社会学系)表示:“恐怖事件使国民们更加团结了。”伤口升华为了国民们的团结。 举行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奥斯陆的市民们展现出了先表现爱而不是先表现厌恶的人类爱。在FACEBOOK上,正在进行呼吁安慰布雷维克母亲贝应凯·贝灵(音)的运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