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好教授,坏教授,古怪教授
상태바
好教授,坏教授,古怪教授
  • 梁泳由 政策社会编辑
  • 上传 2011.06.17 14:4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好时候过去了。真是不走运啊,你们都受苦了。”最近,即将退休的大学教授和教职工们这样安慰后辈们。本应该是后辈们为即将离开的前辈们感到惋惜的,现在却反过来了。话里话外多少反映出现在的大学越来越不好混了,这与教授们可以优哉游哉地挺到退休年龄的年代不同。尤其是随着《中央日报》通过“可以降低学费”的专题报道批判大学社会的问题,招致教授和教职工们的不满。教授们抗议称:“安息年(sabbatical year)高尔夫只是极少数的休息,年薪也不高。这是煽情性的报道。”教职员工也大倒苦水说“工作很多,压力也很大。说‘神赐予的工作’那是以前了”,表示十分委屈。这种心情可以理解。让教授们感到如此不快,笔者很是愧疚。

但是坦率一点来讲,教授们果真在潜心教学和研究吗?当然其中不乏优秀的人,但也有很多人没有做到这一点。“旋风式的授课一周只来学校两三次的老师,一有空就飞去国外与家人团聚的老师,获得终身聘任制就不再写论文的老师”,以育人子弟为己任的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本分。虽说教职员工的工作变得辛苦了,但如果跟民营企业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本来教职工是为学生而存在的,但实际情况更像是学生为养活教职工而存在的。

本报正在集中反映每年高达1000万韩元的学费的结构性问题和大学社会的问题。虽然其根源是政府和教育官僚们的蹩脚政策,但首先是想引导大学通过自身努力自动下调学费。也有一部分用意是想为提出“学费减半”的政界不负责任的民粹主义敲响警钟。看清了低效的公积金运营、安息年制度、教职工工资、不良大学实况等大学真实情况的读者们感到愤怒,并强烈地支持本报。

笔者最近在美国夏威夷大学进修,见了很多当地的教授,还对终身聘任制、年薪、安息年制度等问题进行了交谈。他们感到很惊讶。“韩国教授们好像生活在乐园里”的玩笑话让人无地自容。夏威夷大学政治学院教授兼未来学研究所所长詹姆斯(James A. Dator)教授的话更是催人深省。出生于1933年的他是终身教授,每天早上7时30分到校,教授3门课程。

—您休过几次安息年呢?
“我从来都没有休过安息年,那是奢侈。反正有假期,还休什么安息年啊。”

—韩国的教授们在安息年和假期也照领工资。对此您怎么看?
“真的吗,真是难以置信!( Amazing!)韩国大学那么有钱吗?我们无法想象。”

—教授们说若要进行研究,需要安息年。真的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搞研究不发文章就完了(Publish or perish)。但是他们平时做什么呢?”

被称为世界未来学界教父的他表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他每年也要写两三篇论文才能保住自己的工作。在夏威夷大学教授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大部分的学院告示板上都会公开个人研究业绩(Published Research),没有研究业绩的部分人一个学期内就要卷铺盖走人。詹姆斯教授说:“这是当然的。更重要的是要热爱讲课。”

—您似乎很有雄心。
—“我的职业是教学和研究。如果评价不好就得走人了。”

—您认为自己属于哪种教授呢?
—这个嘛,古怪的好教授(weirdgood)……哈哈,难道是坏人?

对于他的话,不知我们的教授们是如何看待的呢?难道仅仅是古怪老人的诡辩吗?教授们马上就要放假了。在这期间,学生们将为降低学费进行示威,还要辛辛苦苦去打工。那么各位教授属于好教授、坏教授、古怪教授中的哪一种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