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7日 (周三)
驻韩美军司令官:记忆最深的是严寒酷暑中工作的DMZ哨兵
상태바
驻韩美军司令官:记忆最深的是严寒酷暑中工作的DMZ哨兵
  • 金秀贞 记者
  • 上传 2011.05.18 15:5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笔者在首尔龙山的司令官官邸——“Hill Top House”采访了驻韩美军司令官夏普(Walter Sharp),当时他的夫人乔安妮·夏普(音,Joanne Sharp)也在现场。官邸很朴素,是50多年前建造的单层木建筑。在一间接待室里摆放着夏普与参加了1952年韩国战争的父亲一起照的全家福、李明博总统与奥巴马总统的合影。在1个小时左右的采访中,11岁的爱犬埃尔利(音)安静地坐在夏普夫妇旁边。这是驻韩美军司令官官邸首次对媒体公开。

-您一天的日程是怎样的?

“我一天的日程从接受朝鲜的情报报告开始。我们关注着各位能够想到的所有的朝鲜举动。朝鲜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非常的安静(quiet),他们现在要求粮食援助。没有任何的约定,不采取任何的措施的情况下,却想获得比挑衅后更多的粮食援助,这种老式的循环正在反复。朝鲜现在采取的是要求对话和粮食援助的模式。”

-请您比较一下在1996~1998年担任驻韩美军2师团副师长和过去3年担任司令官的情况。 “当时我兼任驻韩美军司令官约翰·泰尔利(John Tilelli)的人事参谋,有同韩国军队尽力合作的机会。”

夏普司令官在谈及韩国军队的战力时,将话题转到了以上层指挥架构改编为核心的韩国军队的国防改革上了。他表示:“我坚信,韩国国防部长金宽镇和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韩民求正在推进的国防改革是加强协同性、增加战斗力的正确方向”,“我正在积极支持协助,以促使改革得以实现”。

-美国的情况怎么样?

“美国也从1986年开始国防改革,花费了10年的时间,也花费了很大力量。但在战斗力量方面得到了巨大收获(dividends)。不需要的系统全部废除。有趣的是美国的军队改革是议会主导的。为了加强协同性,议会制定了《戈德华特-尼可拉斯法案(Goldwater-Nichols Act)》,规定美国在其他军队或联合参谋本部工作过的人不能够成为将军。(在我亲自参加过的)1991年1月的‘沙漠风暴’作战(海湾战争)中,改革后军队的协同性和高效性得到了验证。”

夏普司令官表示:“从美国的经验来看,首先是国会应该发挥作用,推动国防改革的进行”,“各军指挥部也不要想‘空军会拿更多的钱’等,有必要想一想统一的联合作战力量(joint force)”。他说:“在2015年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的联合参谋本部议长之前,我会(通过乙支自由卫士演习等)帮助检验韩国军队新的上层指挥架构,使它更加完善。”

-2015年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之后,韩美同盟不会被削弱吗?

“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之后,韩国军队会变得更强。韩国指挥人员的各种优势会被发挥出来。我在韩国工作的时间只有5年。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韩民求对于韩国的地形和韩国军队的力量的了解比我强几百倍。再加上不变的2万8500名驻韩美军,韩美同盟的力量会更加强大。随着驻韩美军的设施等福利被改善,2008年以家为单位工作的1800名军人增加到了现在的4200人。他们不会一年就回去,将会在韩国工作2~3年。在单身服役者中希望延长工作的人也在增加。我坚信这会成为强有力的对朝遏制手段。”

-韩美同盟的半径在扩大。您希望韩美同盟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韩国从‘被援助的国家’变成了‘给予援助的国家’。韩国军队现在在黎巴嫩、海地、阿富汗和索马里海域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着贡献。我认为韩国在不影响对首要威胁——朝鲜的应对的范围内,有能力充分帮助国际社会。万一发生情况,关注韩国活动的许多国家会像1950年(韩国战争时期)那样派遣军队。在延坪岛炮击挑衅之后,联合国军司令部的代表们参观了韩国军队的射击演习,这给予了朝鲜很强力的信息。”

-您对韩日军事合作问题的见解?

“我认为现在合作得很好,今后会发展得更好。日本对于韩国的防卫来说很重要。日本有美军的后方司令部、弹药库和燃料基地。如果韩半岛发生战争,美国会途径日本前来支援。日本拥有能够加强韩美同盟的资产。就像韩国在日本大地震时帮助日本一样,希望军事的合作也能有进展。”

夏普司令官和夫人乔安妮还谈了5年的首尔生活。乔安妮称:“小儿子在去年带着女朋友来到了首尔,在南山告白了”,“他说这是因为10年前上小学时在题为《首尔对于我的意义》的作文大赛上得到的奖品中画着南山。”据称,在去年圣诞节时他们的三个子女都带着家属来到韩国,留下了非常好的记忆。我采访了乔安妮夫人。

-在您见过的韩国人中,您对谁记忆得最深?

“被称为活百科全书的白善烨将军。他91岁了,但对于我出生之前的事情他还记得非常清楚。他真的让人敬佩,是一个身居高龄还为了国家忘我献身的伟大的(amazing)爱国者。”

夏普司令官表示:“记忆最深的是在严寒酷暑中在前方非军事区(DMZ)哨所24小时工作的哨兵和韩国的领导人。”他说:“在韩国结束37年的军旅生涯是我的荣幸”,“退休之后还会在智囊团等机构工作,将成为一个强力支持韩美同盟和韩国的支持者”。乔安妮夫人表示:“将在心里永远珍藏对韩国的记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