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周四)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越过临津江的敌军(48)金日成的焦躁不安
상태바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越过临津江的敌军(48)金日成的焦躁不安
  • 刘光钟 记者
  • 上传 2011.03.28 08: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950年夏,洛东江战线情况告急。突破美军24师团防御而南下的朝鲜军3师团(师团长李英镐)向我军的正面发动了进攻。这是对多富洞发动全面攻击的敌军的主力部队。越过梨花岭和岛岭而来的敌军15师团(师团长朴成哲)和13师团(师团长崔容镇)也加入了其中。迎战的国军1师团在撤退过程中与5师团汇合,但连同5师团全部的兵力也不到9000人。这个规模根本达不到一个正规师团的兵力,但却和用战车和大炮武装的敌军的三个师团展开着战斗。

金日成加快了进攻的脚步。战争初期朝鲜军占领了首尔后不久,他就出现在了韩国的首都首尔。但是随着国军展开拖延战和美军的正式参战,他的焦躁不安暴露无遗。

他误以为,如果他发动战争,韩国内部会发生武装起义,同时会迎接朝鲜军。另外,他预计美军不会参战。虽然血气方刚,但仍然很年轻,不够成熟。发动巨大的侵略战争后究竟会带来什么,对此他并没有作出明智的判断。

他在首尔稍作停留后,坐着苏联产的吉普嘎斯(Gaz)-67,沿京釜线南下到了忠清北道水安堡。这一举动在于鼓舞士气。据记载,他是7月20日南下到水安堡的。那时正好是国军和美军等被逼退到洛东江战线的前夕。

金日成在人民军总参谋长姜健的陪同下来到了水安堡,主持召开了战线会议。会上,金日成指示称“8月15日之前,必须占领釜山,结束统一战争”,他甚至还表示“将把今年的光复节定为南朝鲜的解放日”。金日成展开了更加具体的作战指导,他不仅仅指示从正面展开进攻,还要求沿着山路或山脊迂回作战、试图从侧面或后方进攻。

负责在一线全权指挥朝鲜军进攻的金策随后也来到了金泉。为了在金泉执行金日成下达的指示,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敌军甚至动用了把前线部队不断向前逼近的督战队。他们把枪口对准前线部队,对那些后退的士兵进行无条件的射击。督战队的这种残酷做法,让身处前线的朝鲜军不顾生死不断向我军逼近。


图为主导南侵的金日成(前排右侧)参加了韩国战争后第一批归国的中共军部队的欢送会。尽管开战初期朝鲜军取得了胜利,但金日成因为国军的拖延战和美军的参战等,显得焦躁不安,并于1950年7月20日来到了忠北水安堡督战。[中国解放军画报]

翻开历史,我曾和金日成有过各种各样的接触。我所出生的平安南道江西郡旁边的大同郡正是金日成的故乡,年轻的时候我还曾近距离接触过他。解放后他首次在平壤露面演讲时,我也在演讲现场。在民族领导者曹晚植先生的秘书室工作时,我曾和经常出入于此的青年金日成有过两三次碰面。

金日成给人的印象十分豁达,口才也不错。他发动韩国战争入侵韩国后,在首尔做了短暂的停留。奇怪的是,当时李承晚总统居住的景武台并没有受损。整个建筑物也保持了原样,里面的家具等物品也未受损。后来中共军占领首尔后的1·4撤退当时,景武台受损严重。从这点来看,这也算是他的一大特点。那他为何会让景武台保持原样呢?

听说战争期间,朝鲜完好地保管着他们曾拥有的文物。朝鲜在被国军和美军等展开的反攻击退,并交出了平壤逃跑当时,朝鲜仍带上了古书、瓷器和佛像等过去王朝时代的文物,并将它们转移到了江界(以前的中江镇)。他们把这个过程自称为“临时的、有组织的、战略性的撤退”,并引以为豪。

也许是金日成觉得应该善待历史遗留下来的文物,所以他才让李承晚总统的官邸景武台毫发无损地保持了原样?其中的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即使有这样的心,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历史的罪人。因为他发动了韩国战争,给韩民族带来了无法抹去的巨大伤痛,同时也让祖先们留下的文化遗产大量消失。他算是历史上的千古罪人。

8月上旬,我们在多富洞布阵,并正式开始了防御作战。而此时,金日成的焦躁不安达到了极点。在1师团负责的防御正面抓获的朝鲜军俘虏告诉了我们实情,他说“8月15日之前占领釜山的计划落空了,所以我们得到指示,要求届时至少得占领大邱”。在督战队的枪口面前,朝鲜军和在韩国境内强制征集的“义勇军”开始了顽强的进攻。建立高丽国的王建曾在八公山和水岩山等地与后百济的势力对峙。王建对甄萱展开的同族相残的战争再次在这里激烈地上演。

◆金策
1903年,出生于咸镜北道鹤城郡。儿时移居到了中国延吉,1940年在东北抗日联军与金日成结识,之后一起共事。1936年,他加入了组织祖国光复会的活动。东北抗日联军进入苏联重新整编成苏联远东军88国际旅团后,他在那里也曾与金日成共事。当时,他受到了金日成同级别的待遇。后来成立了朝鲜政府后,他曾担任过朝鲜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副总理兼产业相等,成为了朝鲜政府的核心人物。他以军事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参加了韩国战争,兼任战线司令官。1951年1月30日,因心肌梗塞在平壤去世。死后,他被追封为“共和国英雄”,金策市(旧城津)、金策制铁所和金策工业综合大学等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