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30日 (周四)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越过临津江的敌军(41)被朝鲜军俘虏的美军将官
상태바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越过临津江的敌军(41)被朝鲜军俘虏的美军将官
  • 刘光钟 记者
  • 上传 2011.03.17 08: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围绕威廉·迪安(William Dean)少将率领的美军24师团在韩国战争爆发后立即迅速介入韩半岛一事,存在一些争论。有人说称“非常成功”,也有人说“鲁莽轻率”。持这两种相反意见的人分别是联合国军总司令官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和其接任者李奇微(Matthew Ridgway)。

我第一次见到迪安少将是在飞机上。1948年我担任陆军本部情报局长时,因为业务上的需要,我访问了当时位于江陵的国军8师团。我搭乘军队运输机朝江陵方向前进,在越过大关岭时,一股气流袭来,导致飞机发生了强烈的晃动,我甚至怀疑“飞机是不是要坠毁”。当时和我搭乘同一飞机的人正是迪安少将,他正以美军军情部长的身份去江陵视察。同行的人全都感到不安,吓得瑟瑟发抖,但只有他泰然自若,一点儿没有动摇。让我感觉他是一个十分胆大的人。

他在麦克阿瑟司令官的手下指挥24师团,曾在日本驻扎过,之后参加了韩国战争。对于驻扎军来说,日本简直就是“天堂”。因为不用担心战争,所以不进行什么训练。但麦克阿瑟司令官却向这样一支部队下令,要求“立即赴韩国参战”。

美国24师团的史密斯(Smith)先遣部队乘坐飞机于1950年6月30日到达了釜山水营机场,后续部队在此之后也陆续赶来。曾在平泽和乌山、及锦江设置防御战线的24师团试图努力坚守的地方是大田。锦江防御战线被突破后,24师团在大田坚守了三天。之后计划乘坐火车撤退,但大田城外的隧道被敌军占领,所以计划被搁浅了。


图为1953年9月4日,李承晚总统(左侧)正在授予威廉·迪安少将(中间)武功勋章。迪安少将是韩国战争期间唯一一个被朝鲜军活捉、过了三年俘虏生活后被释放的美军将官。右侧是当时驻扎在日本东京的美军远东军司令部马克·克拉克(Mark Clark)大将。[白善烨将军提供]

迪安少将在大田市内展开了苦战,甚至挂着两颗星的迪安少将在大田环岛亲自向敌军的坦克发射了3.5寸的Bazooka炮。但是因为敌军人数众多,24师团当时只是“轻步兵”级的师团编制。为了迅速执行麦克阿瑟司令官下达的赴韩国参战的命令,他离开日本东京时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准备武器。

后来的结果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迪安少将成为了韩国战争中唯一一个被朝鲜军俘虏的美军将官。在大田战斗中被击退后,他去了锦山,之后失踪。他按照平时的习惯不带副官独自行动,后来迷了路。他辗转于山中,后在锦山的某村庄里被居民举报而被朝鲜军活捉了。

从战术方面来看,美军24师团参加韩国战争是失败的。将一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接受过彻底训练的部队派往前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都是错误的决定。事实上,作为先遣部队到达的史密斯大队都没来得及好好与敌军展开战斗就被击溃了。对于美军来说,迪安少将被俘也是一次惨痛的损失。

但是从战略层面来看却有所不同。由于24师团在锦江和大田展开战斗,所以敌军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南下。另外,这也明确地向朝鲜和苏联宣告了美军已经正式加入了韩国战争的事实。因此,朝鲜和苏联也开始重新调整之后的攻击路线等,在一段时期内陷入了混乱。美军的参战也极大地鼓舞了韩国。

麦克阿瑟甘愿牺牲24师团的部分兵力,但在相比之下更注重战术价值的李奇微将军眼里,24师团的劳苦是毫无意义的牺牲。在这点上,麦克阿瑟和李奇微存在明显的分歧。比起美国人的牺牲,麦克阿瑟把与共产国家的战争放在更大的层面上来考虑,而李奇微则更关注美国军队的损失。

迪安少将在鸭绿江附近的满浦镇俘虏收容所呆了三年。我第二次担任参谋总长的1958年访美时,再次见到了他。就像前面曾介绍过的那样,在收容所里时,有人找到了他,并问“你认识韩国的白善烨吗”,他回答“很熟悉”后,那个人偷偷地多给了他一些毯子和食物。那位给他特别照顾的人叫安兴满(音),是我在釜山担任5团团长时的部下,之后他被朝鲜军俘获,成为了人民军将官。

我记得我和迪安少将在旧金山陆军将官会馆共进午餐时,他回顾了在韩国生活的那段时光,并笑着说“白将军,最近我……很会腌制泡菜。可能是在韩国生活过,迷上了泡菜的味道”。他很喜欢韩国,甚至还自己腌制泡菜吃,用最近的话来说,算是“韩食发烧友”。这位勇敢的迪安少将于1981年辞世,享年82岁。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