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五名在韩留学的外国学生的“火热对话”
상태바
五名在韩留学的外国学生的“火热对话”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1.02.17 15:0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韩国学习的外国留学生也十分喜欢汗蒸房。

“房间里超过60度。”尤纳坦(音)与朱宾(音)汗流浃背地喘着粗气,从热气腾腾的桑拿房里走出来。但是尽管很疲惫,没过多久他们又开始张望其他房间。美国人朱宾说道“如果奥巴马总统在汗蒸房里坐着,头上戴着浴巾绕起来的羊角帽,会怎么样?”开始了无厘头的对话。谈话结束后,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他们似乎更喜欢汗蒸房的地板,根本没有回到房间休息的意思。

参加“汗蒸房谈话”的学生一共有五人,分别是来自泰国的皮亚那玛·维拉伊万(音,23岁 ,女)、中国的方胡旭(音,20岁,女)、德国的尤纳坦·艾伊克(26岁,男)、美国的朱宾·阿尔里(27岁,男)以及老挝的拉巴特·帕依希(音,21岁,男)。去年11月7日,《新闻周刊》韩国版记者崔振和(音)与这五名在檀国大学学习的交换留学生在京畿道盆唐地区的B汗蒸房进行了一场“火热”的谈话。檀国大学国际学生会会长金东革(音)也参加了这次谈话。

我很好奇您们第一来汗蒸房的经历是怎么样的?

维拉伊万:在泰国看过的韩剧中,经常有汗蒸房出现。人们用浴巾绕成“羊角帽”戴在头上的样子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方胡旭:在中国时经常看诸如《我们结婚了》之类的综艺节目或电视剧。网络上也曾看到过别人去汗蒸房拍的照片以及记录关于个中感受的帖子。最近,在有韩国路线的旅行社的广告当中,也经常看到汗蒸房。去年夏天和家人们一起来韩国时就来过汗蒸房。

朱宾:在暑假时和日本学生们第一次来到汗蒸房。当时在江南的一家俱乐部喝了酒,时间已经很晚了。要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但是酒店或者旅馆很贵不是吗?正好在江南居住的韩国同学就建议我们去汗蒸房。当时是第一次来,哇,真的很惊讶。朋友们说是“桑拿”之类的东西,我就以为各自有一个房间。但是脱了衣服发现,不仅有按摩椅子,还有饮料出售,一个大房间里睡着很多人,我感觉很新奇。我们就随便睡下了。有些人睡觉时候打呼噜,但是真的很有意思。

方胡旭:我第一次见到男男女女一起在公共场所睡觉,感到很惊讶。中国不会这样。我们的父母不允许我们不在家里睡觉……或许是因为我出生在温暖的广州,我的体质很适应这种热乎乎的环境。

尤纳坦·艾伊克:实际上在德国也有桑拿,但是大部分都和室内游泳馆在一起。在韩国的汗蒸房里既可以淋浴也可以吃东西,很不错。

你们认为韩式汗蒸房的独特之处在哪里?

尤纳坦·艾伊克:可以睡觉而且很便宜,不是吗?德国大学生们也经常去学校外面的俱乐部,但是一旦过了午夜,公交车也没了,朋友们只能在麦当劳之类的地方打发时间,等待清晨首班车的到来。如果德国也有汗蒸房,我们就不会再考虑麦当劳了吧。

朱宾:的确如此。在汗蒸房里解决一晚的住宿,这再好不过了。最让人满意的就是价格非常便宜。通常在外面过夜,早上起来需要洗澡。在这里还可以刮胡子,轻松地开始新一天。为了好玩,我偶尔和朋友一起去特别热或者特别冷的房间,打赌看谁忍受的时间更长。在中间温度的房间里可以休息得很好。但冰房的确很刺激。

方胡旭:冰房太冷了,我不喜欢……但是那种刚刚还很热、一下子就凉下来的感觉还不错。

在汗蒸房里没有感到不便吗?

方胡旭:第一次看到人们脱光了泡在池子里十分吃惊。那时候浴袍也是拿到洗手间里换的。干脆穿着泳装之类的衣服去泡澡怎么样?(笑)

拉巴特·帕依希:我也是这样。在老挝很少在别人面前脱衣服的。我当时想“啊,这就是文化差异吧”。

维拉伊万:因此我就在想,如果像服装店那样设置两三个换衣间会不会更好?可以照顾外国人。如果可以有独立淋浴的地方就更好了。

尤纳坦·艾伊克:是吗,我认为一切都是韩国的文化,所以很不错。越是原汁原味的韩国味就越好,不是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