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8日 (周三)
为举办韩朝高级军事会谈而进行的实务会谈决裂
상태바
为举办韩朝高级军事会谈而进行的实务会谈决裂
  • 金秀贞 郑墉洙 记者
  • 上传 2011.02.10 09: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为了举办韩朝高级会谈的板门店实务会谈决裂了。韩方首席代表——韩国国防部朝鲜政策课长(上校级)文尚均(音)2月9日表示,“韩朝在板门店韩国地区的和平之家里接着前一天召开了第二天的会议,但是没有达成协商,会议便结束了”,“ 因为朝鲜单方面撤回,所以也没有制定下次会谈日程”。

韩朝于上午10点起进行了50分钟的会谈后,下午2点20分继续召开会谈,但是仅12分钟便结束了。朝鲜代表团在会谈之后的下午2点50分越过军事分界线回去了。韩朝两方当天没能缩小对于高级军事会谈的议题和首席代表级别的见解分歧。前一天反复停会多达三次,但始终表现出认真、积极姿态的朝鲜当天停会后回到北部地区,吃过午饭回来后态度突变。文代表说,“韩国政府从‘必须约定对天安舰沉没事件和延坪岛攻击制定负责任的措施和防止追加挑衅’的立场让步,把议题修改成‘在正式会谈中处理天安舰沉没和延坪岛攻击问题’,但是朝鲜却坚守‘天安号事件和延坪岛攻击战可以看做是双方军队之间相互挑衅的军事行动,一齐处理’的立场”。

在2月9日下午的会谈中,朝鲜清楚地表达了关于天安舰事件的立场。表情凶恶坐在座位上的李成权(音)大佐对于韩方“贵方的立场有变化吗?”的提问回答“没有”之后,认为:“天安号事件和我们无关,是美国操纵下的、为使韩方的对朝对决政策合理化的特大诡计。延坪岛炮击是由于韩方把延坪岛变成了挑衅的根源地才发生的事情”。对此,韩方反驳道:“在高级别军事会谈中,朝方表现将查明天安舰和延坪岛事件的内容很明显”,“在同族的头上发射炮弹,导致平民死亡和遭受巨大的财产损失,还说不是挑衅,这很不像话”。

下面是文代表的一问一答。

-会谈的气氛如何?

“从昨天至上午按照业务的进程平稳进行。下午朝鲜好像下定决心似的,用激昂的表情重复着对天安舰和延坪岛事件持有的现有主张。

-为什么看起来态度突变了呢?

“从朝鲜的立场来看,对话好像很困难。”

-昨天也谈了关于天安舰和延坪岛的议题吗?

“完全没有。一直说将在高级别会谈中阐明该问题。今天下午确认了朝鲜的诚意,和现有的立场相同。”

-对于(称朝鲜很着急的)媒体报道表现出不满吗?

“据说在上午的会谈中不愉快。对记者们说那样解释很不好。”

-谁先起身离开会场的?

“在确定了明确的立场分歧后,朝鲜方面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们强调着自己的主张,说是无法再进行对话,把档案合起来就出去了”。

在场的军部当局人士说:“李大佐似乎是接到让会谈决裂的命令后来的”,“即使召开正式会谈,朝鲜也想把使北方界线(NLL)无效作为目标,‘稀释’天安舰和延坪岛责任问题,轻描淡写略过去”。 因为会谈决裂,今后军事实务会谈只能达成通过电话通知文的协议。换言之,将花费很多时间。但是有分析指出,朝鲜在预备会谈中对于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分明没有道歉的意思,即使召开高级别会谈,也很难引出韩国方面要求的“有责任的措施”。韩国政府的立场是,打开对话的门,不改变对于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的原则性立场。政府当天提交了报道材料,表示:“如果朝鲜方面接受我方提出的议题和首席代表级别问题,无论何时我们都可以参加高级别军事会谈”。

对于朝鲜方面的军事实务会谈决裂,对朝专家们的反应是感到非常意外。这难道不是不符合朝鲜以确立接班体制和2012年建设强盛大国为目标而制定的时间表吗?

统一研究院院长徐载镇说:“朝鲜的内部情况严重到了不能要放弃6方会谈或朝美对话的程度”,“为此,必须进行韩朝对话,这次协商决裂可以看作是按照他们的意图引导协商,像是打一枪就逃跑的战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