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4日 (周日)
通过手机打听到的1月8日金正恩生日朝鲜的动向
상태바
通过手机打听到的1月8日金正恩生日朝鲜的动向
  • 中央Sunday
  • 上传 2011.01.10 10: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说是生日,不但没有给东西(礼物),都快被饿死了,还让进行什么体育比赛……” 1月8日是不断巩固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的继承位置的金正恩的生日。上午10点左右,位于朝鲜北部和中国接壤地区的会宁市来了电话。是金哲浩(音),这是约好了的电话。为了通话,他避开人们的眼目移动到了某处。可能是因为太冷,声音冻僵了。

-收到礼物了吗?

“说是生日,却什么都没给。都快饿死了。”

-金正恩生日,怎么什么也不给?

“说是金正恩的生日,让人们举行忠诚的歌唱聚会,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在组织体育比赛。感兴趣的话,体育倒也很有意思,但是是被勉强的,所以全身都冷,很难坚持。”他急忙挂断了电话,仅1分多的简短通话。

据统一部了解,去年也在朝鲜内部举行了歌唱聚会和体育活动等。那么可能意味着金正恩的权力构筑情况和去年相似。特别是今年是金正恩拥有“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这一正式职位之后的第一年,所以倍受瞩目。

根据领导人生日的惯例,如果有礼物,说明他将成为“确定的”领导人,不然可以看作是暂时还在“继承准备中”。但是他的生日是正式纪念日还是假日,仍存在分歧。统一部持否定态度,但是国家情报院所属的国家安保战略研究所在去年12月末出刊的《每年例行局势展望报告书》中介绍说“2010年金正恩生日被指定为了国家纪念日”。

事实上“金正恩生日什么也没有”是从上周开始便已经被预见的事情。咸镜北道稳城郡的某居民在1月5日的通话中埋怨说,“什么时候党给了我们百姓一台电视机?我东奔西走做生意,但是我还是仅能吃饱玉米饭和置办合营电视(音,中国产黑白电视机)。干脆让我们做生意就好了”。

1月6日和茂山的某居民通了电话,他说“什么消息也没有,也不在意”,“现在与连吃的东西都没有的礼物相比,做生意赚来的钱用来生计对我们更有帮助”。

1月7日通话的某干部级居民说,“去年将军的诞生日(金正日生日2月16日)给干部们送了礼物。但是今年金正恩同志的诞生日时没说要送什么。原来即使不给百姓们大米也会给干部们礼物……明天看了才知道,但是好像是不给”。

在朝鲜境况不错的时期,如果是已故金日成主席或金正日委员长的生日,从几天前开始在市或郡等的人民委员会便有装满礼物的卡车在排队,所以都是提前知道会送礼物,礼物在当天分给发。但是这次根本没有礼物卡车,1月8日上午也没有。

但意外的是,据对朝非政府组织(NGO)传达的消息,在茂山有礼物。网页上显示,1月5~6日给茂山矿山的劳动者们提供了金正恩的生日礼物。据说,给劳动者们提供了1公斤白糖、1公斤油和1公斤青鱼,给有家庭的男子提供了餐具套装(饭碗和汤碗各一个)和箸匙套装。茂山的居民说,“据我所知,这些礼物是投资矿山的中国公司给劳动者们发放的”。

在朝鲜,礼物是统治的道具。在韩国,礼物意味着“给别人的东西”,但是在朝鲜,除了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的赏赐品之外,礼物这一词语不可以使用。因为《确立党的唯一思想系统10大原则》第6条第4项规定“必须彻底消除个人之间收受礼物的现象”。

礼物种类多样。全体居民接收礼物的节日是金日成生日(4月15日)、金正日生日(2月16日)、金正淑(音)生日(12月24日)、1月1日、人民军创建节(4月25日)、国庆节(9月9日)和建党节(10月10日)。

金日成的生日礼物是从1976年开始的。给居民们发放食品作为礼物。2年一次给学生们发放校服、短袖衬衫、帽子、少年团领带和鞋,生日当天还送出了糖果、点心和口香糖。礼物通过“赠送式”被转交。平壤和地方的礼物有差异。平壤的礼物只给到中学生,在地方连小学生也会发给礼物。

1982年金主席60岁生日时送出了棉衣和毛毯。脱北者郑佑丽(音,化名,45岁)说,金正日也在同年(1982年)开始把食品作为生日礼物赠送给人民。像建党50年、55年这样的年份,还会提供同时写有金日成和金正日名字的礼物。

普通节目时,把猪肉、鸡蛋、酒、豆腐和豆芽等食品作为礼物。但是开始时这些礼物都是免费,到了后来需要支付少量的钱。例如2004年,猪肉商店里每公斤卖1800韩元,节日时会按每公斤200元的便宜方式卖给人民。

干部1年内会收到3~4次礼物。高层干部收到了工业品和食品。工业品像进口劳力士(Rolex)手表、西装、大衣、包、彩电、冰箱和洗衣机等。食品有一头鹿或獐子、山鸡、高级洋酒、桔子、朝鲜产高级酒和几十瓶啤酒等。礼物放在箱子里,外边再用盒子包装。上面写有“金日成的礼物”或“金正日的礼物”。

相对丰厚的礼物在80年代中期以后突然减少了,每户的礼物也缩减为一次领取500克猪肉、一块豆腐、一瓶酒和1公斤豆芽等。之前的礼物种类更多,量也更加丰厚。这样一来居民开始对礼物发牢骚了。原就职于国家安全保卫部的平壤脱北者吴尚民(音,化名,46岁)说:“平壤居民成群结队地开始埋怨说不知道礼物是党和首领免费给人民的,还是全体人民春天40天、秋天20天在农村无偿劳动的代价。”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