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周二)
“中国希望稳定的心理很强,很难期待实行西方式的民主”
상태바
“中国希望稳定的心理很强,很难期待实行西方式的民主”
  • 申庚振 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 上传 2010.12.04 08: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国如果是同韩国一样的民主主义国家,那么会如何应对朝鲜的延坪岛挑衅活动呢?12月3日,高丽大学亚洲文化研究所和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在高丽大学国际馆中共同举办了主题为“中国和民主主义”的学术会议。参加会议的学者们联系朝鲜的挑衅行为和中国的民主主义等,进行了踊跃的讨论。韩神大学教授等周长焕(音)许多学者都认为“那样的话,将不会允许朝鲜进行挑衅行为”。那么,中国的民主主义和西方的有什么区别呢?

高丽大学中国学研究所研究教授申奉洙(音)认为“中国政治领导人们受儒教思想的影响很大,相比民主主义的秩序和制度,他们更加认同道德和规范”。中国追求的不是与西方理性或经验主义的“理性民主主义(rationalism democracy)”,而是以道德价值为内涵的“道德民主主义(moral democracy)”。

高丽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李正南(音)说:“今年秋天,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在推进政治改革的时候,中国国内曾出现过是社会主义民主、还是资本主义民主的有关‘姓资姓社’的论争”,“引起这种论争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主义’的本质并非是想发展与西欧一样的民主化,而是为了提高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效率而进行的辩论”。

对此,仁川大学中国语中国学系的教授安治英(音)则认为,短期内很难期待中国走向和西方一样的民主化道路。他说“虽然中国国内也有民主化的要求,但中国人的忧患意识更强,中国人希望稳定的心理很强”。以此为前提,他说“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以后,民主化运动之所以会在中国消失,也是由于中国人希望稳定的要求更强”。安教授说:“特别是亲眼目睹了苏联的崩溃之后,中国的忧患意识便更加强烈。认为单纯的收入增加便会在中国唤起民主化的意识,这种想法是危险的”,“在中国实现不再需要担心社会稳定之前,很难期待中国发生自下而上的体制变革要求或进行民主化实践”。

朱长焕(音)教授针对中国民主化的可能性提出了3条道路。第一条路是,中国共产党在不放弃领导地位的情况下,通过扩大党内民主主义来实现民主化;第二条是,将党内拥有不同支持基础的派别之间的竞争合法化,从而通过“中国式民主主义”实现渐进性民主;第三条是,培养中国内市民社会等不同政治集团的势力,通过其与共产党的斗争来实现民主。朱教授说:“现实地看,中国很可能推进第一条道路的民主方式,因此接受西方式民主的可能性很小。”

另一方面,高丽大学政治外交学系的名誉教授徐镇英在当天学术会议的基调发言中表示:“中国自2001年人均国民收入突破1000美元之后,便面临着强势的民主化挑战。可以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体制转换期”,“通过中国特有的方式完成了共产革命和经济发展的中国,在民主化方式上是会找出第三条道路、还是会走向西方式的民主道路,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对韩国的未来来说也非常重要”。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