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让我们从瑞典式的产假来寻找解决低出生率的方法
상태바
让我们从瑞典式的产假来寻找解决低出生率的方法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0.07.02 14: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瑞典的每10名爸爸中就有8名以上享受产假。虽然这个产假平均只有3个月,但休假超过6个月的人也接近10%。“维京人的后代们”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热衷于养儿育女。1974年瑞典引入了让爸爸们休产假的制度,当时申请的人数极少。但1995年制度发生了改变,那就是休假期间的13个月中的1个月必须由爸爸们来使用才能获得育儿补贴,这才使得申请产假的人大幅增加。随着社会反响不断扩大,2002年瑞典将爸爸们的产假增加到了两个月。

瑞典进行如此突破性的实验是因为其社会正受到低出生、老龄化造成的劳动力不足的困扰。虽然他们想出了积极使用女性劳动力的办法,但子女的养育问题成了绊脚石。瑞典政府认为只有在家庭中让男女共同承担子女的养育工作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不顾各界的反对推出了这一政策。其结果就是现在瑞典的出生率、女性经济活动参加率在发达国家中都算得上是非常高的。

其他面对相同困难的欧洲各国也开始学习瑞典的方法,德国就是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个。2007年德国规定了14个月的产假中必须有两个月归父亲们使用的义务。之后使用率虽然不过3%,但会快就陡增到了20%。去年统计出生率为1.15名的韩国也处于世界最低出生水平,因此我们也有必要讨论瑞典的方法。因为将养育子女的负担只交由女性去完成的这一家庭、社会结构正是造成低出生率的最大原因。从2006年开始到今年为止,韩国政府在出生奖励金上花费了20万亿韩元,但出生率反而又有所下降,这正是因为忽视了上述原因造成的。

韩国男性休产假的人数正在慢慢增加。去年有502名男性休产假,比前年激增了约25%,但仍然还属于少数。只有让更多的爸爸们承担起育儿的责任,出生率才能提高,才能改善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女性参与社会比率最低的局面。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制度的支持。最近OECD提醒说,低出生和老龄化将从2年后开始造成韩国的经济潜在发展率急剧下降。如果我们想一箭双雕,同时提高出生率和女性社会参与率,就要参考瑞典的做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