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7日 (周三)
乔治敦大学教授Victor D. Cha访谈
상태바
乔治敦大学教授Victor D. Cha访谈
  • 金廷郁 驻华盛顿记者
  • 上传 2008.08.26 09: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乔治敦大学的Victor D. Cha教授(国际政治学)说道:“中国成功主办北京奥运会,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尊敬”,“中国将承担更多责任的同时,也将把对外政策推向正面的方向。”

从2004年开始3年来Victor D. Cha教授一直担任白宫国家安保会议(NSC)亚洲负责局长和六方会谈美方次席代表,他对奥运会和亚洲地区政治的相关关系进行了深度研究。

Q:看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美国人有什么感受?

A:“不仅是美国人,大概在全世界人心中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次开幕式展现了奥运历史上最宏大、最华丽的形象。尤其是在开幕式上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元首集聚一堂,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也是美国总统首次参加外国的奥运会开幕式。中国或许也满足于向全世界显示国力。然而若想维持这种地位并获得尊重,就不能回避相应的责任。”

Q:据您看来,奥运之后中国会有什么变化?

A:“最大的变化可能体现在外交政策上。奥运之后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期待也越来越大,中国要对此响应,就不可能没有变化。”

Q:固执于共产主义和集体主义的中国通过主办奥运会究竟能有多少变化,对于这一点也有人持怀疑看法吗?

A:“我来举个并非如此的例子。中国准备奥运会的同时已经改变了对非洲和缅甸的政策。过去中国对恣行种族屠杀的苏丹政府是采取合作性的政策,然而随着‘若偏向苏丹,就会联合抵制奥运会’的国际压力的增大,中国转向支持联合国制裁苏丹的决议案,甚至派兵参加维和部队。这是相当大的变化。政策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想回复到过去就很难了。”

Q:除此之外,还能期待怎样的变化?

A:“中国主办奥运会的目标是要求‘把中国当作世界强国来看待’。在这种主张下,中国就必须承担起国际性的责任。因为要求中国成为具有责任感的国际领导者的国际社会的压力正在增加。因此在气候变化、能源问题和朝鲜、伊朗核问题等中,中国必须向为解决问题助力的方向靠拢。”

Q:对解决朝鲜核问题,中国能做出怎样的贡献?

A:“中国已经对朝鲜接受核验证施压。然而若中国想在奥运会之后继续提高的国际地位,就应进一步对朝鲜施压。”

Q:对于人权问题和西藏事态,中国的立场也会改变吗?

A:“奥运会在国际层面上给中国带来了正面影响,但是在中国内部问题上中国政府的立场一直都很强硬,很难期待这方面的进展。然而我们也能感到在西藏问题上的细微变化。在奥运之前,中国就和西藏流亡政府进行了公开对话,世界关注的奥运结束之后中国就很难说出‘现在不和西藏进行对话’。”

Q:美国和中国会产生冲突吗?耶鲁大学的Amy Chua教授等都预测道:“中国缺乏宽容心,所以很难起到像美国这种超级大国的作用。”

A:“我同意。在军事、经济力等硬实力方面中国很具实力,但在人类共同的价值和领导力等软实力方面还比不上美国,因此不会看到美国和中国的冲突。2004年我在白宫工作时,印度尼西亚、印度、斯里兰卡等地发生了海啸,这些国家指望的并不是中国或是联合国,而是美国。中国尚不具备这种国际领导力。但这些方面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并不是零和博弈。中国政府也将在解决朝鲜核问题、气候变化等国际问题上发挥作用。只有在军事领域上,美国和中国能进行零和博弈。”

Q:中国特有的民族主义在奥运之后是否会有消极发展的可能性?

A:“在我看来有这种可能性。尤其是在共产主义国家中倾向于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非常危险。因为与民主主义国家相比他们很难预测事态发展趋势。然而中国政府也将对过度的民族主义进行警戒,因为民族主义的潮流容易发展为反政府主义。因此奥运之后,中国人扩大的自负心应该不会扩散到反美、反西方的情绪上。”

Q:1964年东京、1988年首尔奥运会的举办有什么意义?

A:“日本东京奥运后之后,日本可以宣称‘现在我们不是挑起战争的国家而是民主主义国家’,奥运是一个大的转折点。韩国也在88年首尔奥运后之后,也使博览会的申办和OECD的加入成功,成功地国际化了。另外韩国在派兵伊拉克等国际社会的参与幅度也扩大了。”

Q:奥运会对朝鲜开放问题有所帮助吗?

A:“当然。2007年4月访问朝鲜时候,我还劝朝鲜外务省局长李根道:‘尽早举办亚运会吧’。这是根据如果朝鲜举办亚运会,就绝不会依然是从前那个停滞不前的国家能做出的行动的判断。”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