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星期一)
韩国大学学费昂贵,OECD国家中排在第二位
상태바
韩国大学学费昂贵,OECD国家中排在第二位
  • 第一、第二调查小组
  • 上传 2010.02.23 09: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虽然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但事实常常并非如此。学费、手机通讯费等就很难知道其真正的价格,原因在于信息的非对称性和复杂的决定结构。虽然据统计学费和手机通讯费等达到世界最高水平,但大学及企业却主张应进一步提高。家长声称负担很重,但大学却感叹便宜的学费问题。

“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每一名教授分别靠1名、5名和10名学生来养活。由此可见我国的学费是比较便宜的。”

这是负责学费的全国201所四年制大学的企划处长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韩国大学教育协会长(也是高丽大学校长)的李基秀主张“相比于教育的质量,没有任何国家比我们便宜”。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去年韩国的学费不论国立还是私立都是排在美国之后的第二贵的国家。加上大学教育的家庭负担韩国则排在第一。如此的“天壤之别”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

本报调查小组首先通过信息公开请求搜集到了私立大学的预算结算书和国立大学的期成会费明细,并在专门会计公司的帮助下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私立大学的学费上涨秘密线路在于“不当存积”、国立或公立大学在于“期成会费”。

先来看看私立大学。分析本报调查小组搜集的主要10大私立大学的预算结算现状可知,预算每年就像滚雪球一样增长,私立大学以此为由要求上涨学费,但是结算时资金却剩余过多。2008年延世大学、弘益大学、高丽大学和建国大学分别剩余了680亿韩元、610亿韩元、443亿韩元和432亿韩元。2007年、2006年和2005年的情况也差不多。延世大学的预算组长韩美景(音)解释说:“和预算案不同,补充人力和推进建筑等方面并未进行,所以出现剩余情况较多。”更严重的问题在于非法存积。根据教育部下达的命令,存积金只能在预算规定的范围内积累。负责私立大学会计审查的A法人会计公司解释道:“存积金属于支出项目。所以为了简便把剩余的资金计为支出而非收入的做法是违反会计规则的。”

只有私立大学是这样么?国立和公立大学的学费在OECD统计上也排名世界第二。国立和公立大学在1992年后只把学费中的期成会费自律化,这样一来使得没有政府监视的期成会费畸形上涨了。首尔大学今年的授课费达37万韩元,但期成会费却高达261万1000韩元。也就是说期成会费远远高于授课费。据国民权益委员会的调查,期成会费甚至还有用于教职员工的红白喜事费用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