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1日 (周二)
韩国政界应该拥有全球化的想象力
상태바
韩国政界应该拥有全球化的想象力
  • 金皓起 延世大学 社会学教授
  • 上传 2008.08.13 16: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2008年的春天和夏天里忙得喘不过气来的韩国民众迎来了奥运会,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频传的捷报让国民欢呼雀跃,奥运会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国家的意义。

各种社会调查显示,韩国国民对“大韩民国”在体育中扬名感到非常自豪。个人的本体与国家的本体互相重叠,特别是奥运会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号召力。

也有人担心韩国可能会笼罩在国家主义的阴影之下,国家主义可能会压制个人的自由。与其他国家相比,韩国产生国家主义倾向有各种原因。

一度的主权沦落和为了实现工业化而极大化的经济动员都在不知不觉中让国家的重要性植根于民众的心里。

让我们视野更为开阔一点。无论是个人还是小组,竭尽全力竞争的样子总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如果我们能从运动员们身上得到感动和勇气,如果能够暂时忘记意想不到的酷暑,这就是有意义的。

在奥运会上,笔者发现了全球化的两面。全球化有双重意义,其中一个方面是强调地球的相互依存和标准,另一方面是在这个过程中民族主义喷薄而出。

奥运会让它的两面性完全暴露了出来。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可是在此同时我们不难感觉到通过奥运会而崛起的中国将同美国的霸权相抗衡。

通过烛光集会,我们也可以看到全球化正在渗入我们的生活当中。

因为有争论的再协商的相对的是美国,所以不是国家内部能够解决的问题。以“童车部队”而闻名的互联网俱乐部“remonterrace”的会员因担心家庭成员的饮食而积极参与了集会。这个事实说明,现在连我们和睦的饭桌也和国际贸易问题扯上了直接关系。

事情还不止如此。国际油价的暴涨、全球变暖和“大雁爸爸”现象等让我们的社会超越了领土的界限而发生变化。

我们的生活正处于“脱领土化”和“再领土化”之间,我们无法否认这一事实。在“脱领土化”的过程中,日常生活也和全球化直接相连;在“再领土化”的过程中,爱国主义也会强烈的爆发出来。

问题是,越过国民国家的界限,把韩国社会带入全球时代的政治尚未成熟。

如果我们回顾历史的话,只有金泳三政府表明要对全球化采取积极应对。然而,国民表现出了连世界化都用“segyehwa(韩语发音)”来加以标注的惊人热情的时候,等待我们的却是外汇危机。如果说金大中政府是为了摆脱外汇危机而竭尽全力的话,卢武铉政府却辜负了支持集团的多数期待,转变了包括韩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内的全球化态度。

笔者不是想说别的,只想说韩国政府和韩国政治缺乏对全球化的政治想象力。尽管全球化进入了复合过程,韩国政治势力的应对方案却仍然处于以前的“模拟阶段”,对全球化采取友好或者敌对的片面态度。

从烛光集会和生活政治的全球化到奥运会和中国的崛起,全球化政治已经进入了韩国社会的中心。在这点上,韩国政治势力应该对通过何种方式来进行什么样的开放、如何实行让竞争力和社会统合有机结合的社会统合全球化等问题拥有数字式的想象力和解答方法。

在观看奥运会的同时让笔者重新感悟到了这样的事实,韩国的政治社会必须要提高竞争力。政界人士应该尽量扩大其对于全球化政治的想象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