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4日 (周日)
击剑教练——带血的“活靶子”
상태바
击剑教练——带血的“活靶子”
  • 张惠洙 记者
  • 上传 2008.08.13 11: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小巨人”南贤喜在北京奥林匹克击剑比赛的个人赛上可谓是“韩国女子击剑历史第一人”,为了赢取奖牌都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但是比起南贤喜,还有人付出了更多的汗水,甚至于流血。他们就是击剑代表队的教练员们。以花剑教练金相勋为首的重剑教练沈在成(男)、赵熙济(女)、佩剑教练李石(男),他们所流的汗都是选手们的三四倍之多。

上周在北京奥林匹克击剑训练中心,教练金相勋做了一些热身运动之后便换上了双层的防护服,并戴上面罩开始陪选手们练习。花剑选手有南贤喜、郑吉玉、崔秉哲一共3人。指导李信美、金金和、吴恩锡的李石教练也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面罩。金教练便先从南贤喜开始陪练。

南贤喜一刻不停地挥剑刺戳着,而金教练则一刻不停地挨着刺戳。30分钟的训练结束后,南贤喜脱掉了被汗水浸湿的防护服,去做伸展运动。然而金教练只是摘下面罩擦了把汗水之后又站到了郑吉玉的面前,又陪郑吉玉练了30分钟。但这并没有结束,还剩下一个崔秉哲,训练他是最累的。训练进行了1小时30分,金教练脱下了满是汗水的防护服,才得以喘口气。

教练们满头大汗,但满脑子想的都是将与韩国选手对阵的外国选手比赛时的特点。在扮演南贤喜“靶子”的时候,移动要像特里利尼或是韦扎利(意大利选手)那样。让南贤喜在半决赛中战胜了特里利尼从而最终与韦扎利展开决战的,还多亏教练员们的“靶子陪练”。

8月10号,就是在南贤喜比赛前一天,在训练途中金教练的肋骨被南贤喜的剑很戳了一下。剧痛难忍,他却只说了句“没事儿”。然而回到了奥运村住处,脱下了衣服才发现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件内衣。一边擦着血,金教练一边对身边的人说:“对于南贤喜的比赛来说,这是个好兆头啊。”11号当天比赛之后,当被问及伤势如何时,金教练笑着说道:“值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